星期

<< 上一版 下一版 >>

在龙归礤跟一道瀑布艳遇

来源:南方农村报时间:2017年06月17日版次:13
|且听风吟|
  跟龙归礤的遭遇,是我在丰顺的惊艳之旅,它改变了我以为南粤没有大瀑布的谬误。
  一个冬日上午,我们来到龙归礤时,天上飘降着似有若无的小雨,天空也雾濛濛的,溪水清越,透过雨丝和树丛的缝隙传入耳中。当我们拐过一处树丛,瀑布发出的响声已在耳畔轰鸣。我抬起头来,一匹巨大的白练劈头映入眼帘。
  我感到眼前全是瀑布,天地之间被白亮亮的水之裂帛所充满。它从山崖飞泻而下,在崖底形成了一个碧绿的深潭,而水雾弥漫,宛若轻纱。瀑布咆哮着,像狂怒的水之巨人,仿佛要从地底倒卷上天去!
  我们沿着山溪出发,经过崭新的栈道,溯流而上。溪水汩汩流过,巨石怪石无数,我想起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开篇有句云:“湍急的河水清澈见底,河床里卵石洁白光滑宛如史前巨蛋。”细雨不足以扰乱溪水的清澈,水中游鱼历历可数,整道溪水仿佛一块流动的玻璃,透明、单薄而易碎。两岸古木参天,绿树婆娑,浓荫蔽日,花树掩映之中,我看见了瀑布之侧、山崖之上的六个石刻大字:粤东第一瀑布,字体遒劲有力,颜色红艳,颇为夺目。
  很快,我们到了水潭,强劲、硕大的水流冲得潭水飞珠溅玉,水沫如烟似雾,跟细雨融为一体,随风飘散,打在脸上,软柔柔的,又触感鲜明,宛若被水濡湿了的阳光。
  眼前怪石嶙峋,地势高峻,一道大瀑布从约100米高的崖壁狂泻而下,宛如银河倒挂,气势磅礴,飞花溅玉,声如雷霆。怒瀑仿若巨龙从天而降,张牙舞爪,几欲破空飞去。远观时,那瀑布犹如白衣仙子,脸罩轻纱,衣袂飘飘,在青山中掠过,姿态曼妙。而此刻驻足于瀑布跟前,它像一位狂怒的巨人,捶胸顿足,大声咆哮,往碧绿的水潭纵身一跃,发出天崩地裂的响声,其气势有如千军万马卷过大地,所向披靡!瀑布溅起千万朵水花,射向半空,又分散成难以尽数的水珠,在微风中纷纷破碎。
  我们沿着登山栈道慢慢登上崖顶,从瀑布顶布往下观赏,另有妙趣。
  最美的风景,在绝壁之上,一缕流水如一条绳梯往云雾中不断延伸。
  我看见了河流,它在悬崖下轰响,像以头撞墙的狂人,仿佛摧毁了这堵山崖,对面就是大海。它像铁笼里的猛兽,在咆哮,在怒吼,用牙齿咬啃着牢固的铁栅栏而无济于事;这仿若被铜镜囚禁的飞鸟和浮云,不知道露珠是镜子,天空也是镜子,鱼类的脸庞在波涛中闪耀,而它们也是镜子——一条暴怒的河流也是流动的镜子,即使它被击碎,被拆散,也无法逃离自身的映照及其映照之物。也许,一条神秘的河流被沿途汹涌而下的山洪扰乱、搅浑。在上游,它静谧的河湾,宛如一个个清澈的圆圈,尽管在镜子的底部,仍搅动着无数只猛兽的漩涡。
  水声从巨大橡树的内部传来,流水从枝条上溢出,而成为叶片和花朵。水声从美妇人的身体传来,在遍地芦花之中,一个人在旅途中卷入了艳遇的波涛?啊,河流一步跨出河床,而成为瀑布。它像点燃的烟花,跃进了自己的闪电——河流的另一副面孔,水的珍珠卷帘,一张不断被撕裂又聚拢的白纸,书写着玉石似的泡沫。啊,河流妄想逃离大地,而成为一棵树木向天空走去,又被无数尾树叶似的鲶鱼用力拉回。
  在水潭的下游,河流穿过茂密的树林,仿佛遥远大海的回声,仿佛天亮之前,我完成而又忘却的梦境,柳树像梳头的少女跪在水边。暮色像鸟群扑入树林,落日像石头急速坠毁,河流在黑暗中渐渐远逝。
  因溪水清丽,瀑布雪白,龙归礤又有“白水礤”之称。
  当地有流传有金龙回归其礤的故事:在一场大雨中,一群仙人化作一条金龙落在礤顶,潜入水中,并在潭边的岩石上留下了仙人脚印、神牛脚印等痕迹。
 □黄金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