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

南方农村报

<< 上一版 下一版 >>

未与畜牧公司签合同,男子车祸身亡能否获赔

来源:南方农村报时间:2017年09月12日版次:10
  南方农村报见习记者 李峙贤

  8月26日晚上10时40分,一辆比亚迪轿车与水泥罐车在海南省澄迈与老城之间高速路段相撞,轿车司机林民当场死亡,目前辖区交警部门已介入调查处理。事故责任还未划定,家属却和一家畜牧业公司发生了纠纷,此事在海南畜牧圈里引起广泛关注。
  车祸发生时林民身着海口鑫海农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海农”)的服装,车上载有鑫海农的商品、宣传册及出车记录表,出事车辆主人为鑫海农员工。次日,鑫海农经销商黄谟景和车主以及林民妻子符小玉赶到车祸现场,之后黄谟景和车主赶往林民老家通知林民父母,并协助家属处理后续问题。
车祸发生,死者是否员工?
  交通责任认定书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公布,但是符小玉却和鑫海农发生了纠纷,并且牵扯上了黄谟景。事情的起因源自赔偿问题,符小玉认为丈夫是鑫海农的员工,鑫海农应该赔偿,而黄谟景是鑫海农的员工,林民在工作上一直与黄谟景保持联系,自然而然就找上了黄谟景,希望通过黄谟景和鑫海农协商。但是黄谟景表示林民不是鑫海农的人,鑫海农人事工作人员姚艳丽也表示,林民不是鑫海农的员工,局面一度陷入僵局。
  9月1日,死者林民的妻子符小玉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丈夫是鑫海农的员工,在见过客户后返程途中发生车祸。丈夫从今年5月28日开始在鑫海农上班,但是没有和公司签订正式的劳动合同,工资以现金形式发放,鑫海农未提供工资发放的记录,更多的信息需要等待丈夫手机解密之后才能得到。
  黄谟景接受记者采访时却有不同的说法。他自称是鑫海农老板黄芝幸的亲戚,同时也是鑫海农的经销商,但不是鑫海农的员工也不能代表鑫海农。他告诉记者:自己和林民认识有几年的时间了,林民从一家同行公司离职后找到自己,出于为朋友帮忙的角度,将部分货物以低价交给林民,林民自行销售赚取差价;出事的车辆属于鑫海农员工,是车主闲置不用,借给林民的,由林民自付油费。至于林民是否为鑫海农员工的问题,黄谟景表示自己是鑫海农的经销商,不是鑫海农的员工,林民从自己手里拿货再去销售,和鑫海农没有关系,而且林民和原公司签订了三个月的竞业禁止协议,在此期间鑫海农是不会发货给林民的。
  为了求证林民和鑫海农的关系,记者拨打鑫海农老板黄芝幸的手机,鑫海农的一位女性员工接听电话,她表示该号码是公司的公用号码,会将记者的问题转告黄芝幸。截至发稿时间,黄芝幸未作出回复。记者也未能联系到车主。
协商无果,家属拟诉诸法律
  9月3日下午2时,家属和鑫海农按约定见面协商,家属方面符小玉及弟弟符祥海还有表姐到场,鑫海农方面姚艳丽和黄谟景到场,海南省畜牧业协会和海南省养猪协会均有领导到场参与调解。家属和鑫海农双方在现场情绪激动,发生摩擦导致协商无法正常进行,当晚黄谟景到派出所报警,警方目前正在处理协商现场的冲突事件,截至目前双方未能达成共识。
  符祥海向记者透露林民手机密码已被解开,发现林民向公司做工作汇报的内容,也许可以为证明林民是鑫海农员工增添证据,家属方面准备走法律途径,但也愿意通过协商解决,“前提是鑫海农出面来协商,他(黄谟景)个人来我们怎么谈嘛?”符祥海如是说。对于林民家属的诉求,黄谟景并未向记者作出具体回应,他只是强调了要等待交通事故认定的结果。
  记者就此事咨询了律师。广东华安律师事务所律师江志宏表示此类事件应该先确定死者和公司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家属欲证明死者是公司员工需要提供劳动合同、工资领取记录、和公司有关的材料等来证明;而企业要证明死者和自己不构成劳动关系,也需要提供更多的证据,诸如完整的工资台账等材料。如果公司和死者构成劳动关系,下一步需要进行工伤鉴定,公司如果为员工购买过工伤保险则由保险公司赔付,如果公司没有为员工购买工伤保险则由公司赔付;如果双方不构成劳动关系,则按照交通事故处理。
  林民身后留下两岁的孩子,年迈的父母和残疾的姐姐,这些重担都压在符小玉身上,海南省养猪协会准备近日发起献爱心活动,欢迎社会各界爱心人士伸出援助之手。记者会持续关注事件的发展情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