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

南方农村报

<< 上一版 下一版 >>

“官告民”

来源:南方农村报时间:2017年12月07日版次:02
|网议|
  新闻背景:近日,云南省兰坪白族普米族自治县啦井镇人民政府将5名学生家长告上法庭,要求依法判令学生家长立即送子女入学接受义务教育。法庭调解后,双方就学生返校时限等达成共识。(12月5日中新网)
  何勇海:义务教育法规定:适龄儿童、少年的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无正当理由未依照本法规定送适龄儿童、少年入学接受义务教育的,由当地乡镇人民政府或者县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给予批评教育,责令限期改正。政府这种义务,应体现在对义务教育法相关条款的宣传普及,对家长侵害子女受教育权等行为责令改正乃至行政处罚。当这些手段都不管用时,就有必要动用诉讼这一利器了。啦井镇政府因部分孩子辍学而“官告民”,是一个值得推广的做法。
  高亚洲:当地政府以原告的身份,把几户村民推上被告席时,看似不和谐的“吃官司”,却也把政府与村民的身份置于平等的位置,这种法律意义上的平等,不仅仅把“控辍保学”拉回到法治解决的范畴,同时,也是对村民们的一次法律常识普及——依法保证自己的子女按时入学并完成义务教育是他们的法定责任。对村民而言,认识到和政府是平等的法人关系,维护个人权益,可以寻求法律途径解决。而对地方政府来说,通过一次公开的法律实践,在对等的“官告民”过程中,也是一次对自我角色的检视,除了要依法履行监管责任之外,还必须从扶贫、改善教育质量等方面,履行政府应有的治理职责。
  赵耀世:当然,最重要的是其解决复杂问题不再单一地依靠行政手段,而是灵活运用“最后一道防线”来捍卫教育法的尊严。从现实情况来看,依法行政,讲起来看似简单,但做起来如果方法不对,会很容易激发矛盾。以本案为例,审判地点没有放在法庭,而是选择公众最熟悉的地方,并通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方式来达到调解目的。别小看“调解”这个细节,正是没有让当事人和公众感受到刚性的压迫,才最终有了达成共识的结果。
  高勇:实际上,相当一部分农村孩子认为自己根本考不上大学或者考不上好大学,经过漫长上学,投入高额的经济和时间成本,却无法得到相应的回报。所以说,保障农村教育水平不断提高而不是让其逐渐衰退,对于“控辍保学”至关重要。正如一专家所说,义务教育就是我国学生的起跑线,必须公正。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