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

南方农村报

<< 上一版 下一版 >>

27年坚守海岛小学她以行动诠释“不忘初心”

阳江市海陵岛南村小学教师吴爱民作为共产党员代表出现在央视专题片中

来源:南方农村报时间:2017年12月07日版次:04

  吴爱民和孩子们在一起。

  文/图 南方农村报见习记者 肖婉琦

  十九大召开期间,一名党龄16年的普通教师出现在央视专题片《我是共产党员》的镜头里。她是阳江市海陵岛南村小学校长吴爱民,以坚守在海岛农村的27载教书生涯,诠释中国共产党员的“不忘初心”。
  吴爱民身材娇小,岛民典型的小麦肤色,扎一束粗马尾,戴一副细框眼镜,笑容爽朗亲切。她生于农村而长于城镇,曾拥有优越的生活和良好的学习环境,出于理想把青春奉献给了农村教育事业。
  如同礁石,她守望着海陵岛一隅的南村小学,从代课教师到校长,昔日落后的学校被她打造成“最美乡村校园”。“教育应当是公平的。”吴爱民说,“让农村孩子享受优质的教育,是我的本分。”
从准大学生到乡村教师
  “你愿意来,整个海陵教育系统的学校任你选!”1990年8月,刚刚高中毕业的吴爱民回到海陵岛谋教职,让当地镇教办主任又惊又喜。
  1990年,广东全省有10个保送至华南师范大学的名额,整个阳江仅吴爱民一人获保送资格。可体检这一关让她的命运悄悄拐了个弯。“结果出来,说肺部有点问题,要观察一年。”
  在那个崇尚理想主义的年代,吴爱民的理想一是当兵,二是教书。她选择了最为偏远的南村小学。南村三面环山一面环海,交通闭塞,村道崎岖,往返闸坡镇要翻过一座山,是整个海陵岛最小的村委会,下辖三个村小组,总人口1500人左右。
  1968年底,吴爱民出生于南村稠灶村,在南村小学读到三年级,就随家人搬到闸坡镇。在镇上读完小学,她又往阳江县城读中学,还曾随哥哥到广西桂林电子学院(今桂林科技大学)附中上学。回顾自己的读书历程,她深感老家小学在软硬件上都有很大缺陷,“农村娃不差,可农村太缺教育资源”。
“这里有自己乡亲的后代”
  1995年秋季学期,吴爱民成为南村小学史上第一位英语老师,一人包揽了五六年级的英语课。她既兴奋又困惑,“我们是从中学开始学英语,对小学英语真是无从下手。”于是,她专门请教一位英语系科班出身的初中老师,用心摸索小学英语入门的教学模式。“培养学生‘鹦鹉学舌’,注重听力和口语表达。”
  1995至1998年,小学教材改版频繁,每次推出新课本,吴爱民都被委以重任,带头教学。“比如数学课本,概念、公式少了,只看例题讲不出什么,就要作大量参考,要求老师对于整个知识体系都很清晰。”
  1998年,吴爱民转为公办教师,并任教导主任,“要担起整个学校教学的命运”。她深知英语是农村教育的一大短板,独挑大梁,却苦于师资匮乏与教学设备落后。1995年添置的一台录音机,竟陪伴了南村小学十几届学生。直到2008年3月,一位返乡家长带头出资1万元,并发动捐钱,共集资3.8万元,帮助南村小学建立起海陵区第一个电子白板教学平台。
  如今的南村小学,前面的海岸边已是高楼林立的休闲度假区。但在2008年之前,“学校是孤零零的两栋房子,后头尽是山,前面是一片水田连着树林,再往前就是沙滩。”吴爱民回忆道,“有些分配过来的老师,一到校门口就哭了,不肯进来。有些上午才报到,下午就走了。有的能待两三年,有的一年半载就走了,熬不住。”
  吴爱民却主动放弃了多次调离机会。她始终记着父亲的一句话:“在哪里教书都是为别人服务,但这里有自己乡亲的后代。”
家访时化解学生家庭矛盾
  但吴爱民并非没有动过离开的念头。
  1998年,丈夫患重病,儿子刚半岁,父母年事已高,30岁的吴爱民家庭、医院、学校三头跑,她“承担了所有的家务,做好妻子、儿媳、母亲的本分;教学从来不打折扣,不迟到不早退不缺课,做好老师的本分”。提及往事,她一时哽咽。末了她说:“这是我能做到的,就一定要做到。因为我是本地人,一定要起到模范的作用。本地人做好了,外面过来的老师才会尽力把学生教好。”
  2001年,丈夫去世,女儿10岁,儿子4岁。住在市区的兄弟姐妹都劝她离开这片穷乡僻壤,带孩子回城里生活。吴爱民也想为自己的孩子换个好环境,可当出现这种念头时,她陷入了矛盾,感觉“心里有点疼”,还是舍不得离开。
  风浪无情,礁石底下却生长出柔韧的海草。这片被亲友判定“失去意义”的海岸,对于吴爱民而言,有太多的情感牵绊。
  她的丈夫也曾在南村小学教书,从1989年入校,一直工作到病倒。两人从小相识,于1992年结为连理,共同生活了整整十年,是同事们心目中的模范夫妻。
  吴爱民经常与学生家长沟通,在家访时帮助化解一些家庭矛盾。她最欣慰的莫过于改善了好几个家庭的氛围,让孩子们的童真面庞重展笑颜。她已记不清自己帮助过多少家庭困难的学生。即便是在自己最艰难的阶段,她也尽己所能去接济一对姐弟,为读不起书的女孩联系可以减免学费的学校。
  “爱管闲事的毛病是遗传了我爸妈。”她形容道,“我爸爸很有涵养,从不对我们发火,但哪家哪户不给小孩读书或不养老,他就会去闹。”她的母亲冯意锦在当地更是深受敬重——从1981年开始,在南村村委会当了20年的村支书,搞养殖、搞种植,带领全村人致富,1995年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
打造最美乡村校园
  2010年,南村小学成为丹济小学的分教点,包括幼儿班在内,全校目前共有57名学生。
  2011年,吴爱民成为南村小学的校长后,不断为学生争取优质资源。当年,南村小学与暨南大学的网络支教团队合作开展云端教学,每周有一节英语课由大学生远程授课。小小的视频窗口,让边远海岛上的农村孩子也体验到大城市里的课堂模式。
  吴爱民精心办学,得到区委书记丁锡丰和村支书吴万炜的大力支持,帮助她争取到建设校园的财政资金。修葺一新的围墙、设备更新的综合教室、鲜艳的塑胶球场、明亮的图书室……短短几年,南村小学被打扮得多姿多彩,建设成果显著。“2013年被评为海陵片区‘最美乡村校园’,2014年成为阳江市第一个全面实施现代化教学的农村学校,2015年被市教育局列为农村亮点小学并参加省创强评比……”她自豪地介绍道。
  在海陵区教育局教研室主任陈道恒看来,吴爱民看重集体荣誉,却从不计较个人荣誉。“她就觉得参加各种评选要花很多时间,宁愿让给别人。前两年被推荐参加‘全国优秀教师’评选,她也只是勉强应付了一下。”陈道恒介绍,近几年,吴爱民的英语教学成绩在全区21所小学中稳列前三名,近两年均排名第二;她任校长后,全校总体成绩名列前茅,今年各年级学科在教学质量监测中总成绩排名第四;实施素质教育方面工作扎实,今年5月学校在全区小学生朗读能力抽测中排名第二,11月在全区小学生校园足球比赛中获得亚军。陈道恒感叹:“一个教学点能有这样的成绩,十分难得。”
  在同事们眼中,校长吴爱民就像一块磁石,吸附在南村,吸引来师资。“今年实施‘区管校聘’,我们学校是最多老师愿意过来的。”吴爱民既感动又骄傲。她实现了自己的一大心愿,让外面的老师从“不愿来”变成“争着来”——海陵中学就有7位老师主动申请调到南村小学,其中不乏教学骨干。
  上了央视,吴爱民引起媒体关注报道,可她淡然说道:“我只是做好自己的本分。我希望农村教育能获得更多关注和支持,教育公平要靠多方力量来推动。”
  “我是幸运的那一个。”吴爱民反复说,“有太多的乡村教师奉献了青春却默默无闻。在镜头里,我只是作为他们的代表。”
  “林锦宾,陈杏贵,黎胜凡,郑盈秋,吴秋枫,陈天行,韦其英,黄剑华……”她向记者一一介绍,认真说道,“这些老师主动‘下嫁’南村,你一定要帮我把他们的名字写进报道里。”
|记者观察|
农村教育发展不能仅靠教师的理想
  作为一名优秀的乡村教师,吴爱民礁石般的坚守精神尤为可贵,但农村教育发展不能仅靠几名乡村教师的理想支撑。推动农村教育发展,必须建立吸引人才、稳定师资的长效机制。
  海陵区教育局教研室主任陈道恒指出,要稳定农村学校师资,一要提高农村教师的薪资待遇,落实相关福利政策;二要让农村教师看到职业发展的希望,提供足够多且有用的培训,教师开阔了视野,学生才能开眼界;三要帮助解决农村教师生活上的实际困难,如交通、小孩上学等问题,使其无后顾之忧;四要在评职称时适当倾斜,使农村教师的个人价值获得肯定。
  广东于2013年建立起山区和农村边远地区义务教育学校教师岗位津贴制度,2016年进一步提高津贴标准,连续三年每年人均提高100元/月,并扩大津贴发放范围,将公办普通高中和公办幼儿园教师也纳入其中。
  为打破教师交流轮岗的管理体制障碍,教育部于2015年开始在全国首批19个示范区试点义务教育教师队伍“县管校聘”管理改革,将教师关系归于县级教委,由学校聘任。广东在佛山禅城区和惠州仲恺高新区先行试点,随后在其他地市推开。
  据海陵区教育局人事股股长梁湛章介绍,海陵区于今年开始实施“区管校聘”,目前是阳江市唯一的试点区,“正摸着石头过河”。结合“区管校聘”,一并推行山区和农村边远地区义务教育学校教师岗位津贴制度,已覆盖全区所有学校。其中海陵中学教师津贴为900元/月,南村小学为1100元/月,相对更偏远的北洋小学和山白小学为1600元/月。南村小学作为此次教师队伍管理改革的受惠学校之一,共调入8名正式教师——7名来自海陵中学,1名来自闸坡中心小学,师资素质较高,学科结构也较均衡。
  此前,根据省教育厅文件所规定的1:21.5的全校师生配比,南村小学几十名学生仅配备4名固定教师,其余一半是支教老师——近10年来,因学校撤并,一批超编教师被调往师资薄弱的学校支教,期限基本为一年。教师调岗频繁,而人事关系不动,导致这部分学校总体教学质量并不理想。这学期,海陵区教育局为南村小学按班(6个年级共6个班级)配置了14名老师,但目前仍有2名空缺。“南村小学的配置已算比较好,全区还有另外几所小学很缺老师。”梁湛章指出,海陵区在今明两年迎来了教师退休高峰期,今年空出25个编制名额,明年预估至少有15个,既有师资在学科、年龄结构上都不均衡,全区几乎没有30岁以下的年轻教师。目前,海陵区教育局已通过阳江市人社局招聘到部分新教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