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

南方农村报

<< 上一版 下一版 >>

旧燕难寻王谢家

来源:南方农村报时间:2017年12月07日版次:19
|唐诗小札|
  朱雀桥边野草花,
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
飞入寻常百姓家。
——刘禹锡:乌衣巷
  看中国画的人,都会有这样一种感觉,明明画面上是一段素白,连淡得无可再淡的水墨也没有渲染上去,而观赏者的眼睛却分明从素白的地方看出别的什么来。比如,在山顶和山脚之间,横拦一段素白,看来就是锁着山腰的白云;几个孤独的洲渚中间,一片素白,又分明是浩渺无际的江水;群峰顶上那片素白,也不是别的,而观赏者眼中的蓝天。画家们就是利用这种虚中见实,或虚实相生的技巧,让观赏者通过自己的联想和想象,看出画面上本来没有而在生活上却是实有的东西。这是不是文艺上的所谓含蓄?我看应该也是吧!在古人写的诗歌里,类似的例子是很多的。
  拿这首《乌衣巷》为例,从表面看,诗人写的是南京城内乌衣巷的一段景色。在朱雀桥边,绿茸茸的长了许多野草,在这一片草丛中,点缀着各色的花朵,开得很茂盛。巷内显得荒凉冷静,只有一抹斜阳,默默地洒在街道的一角。这时候,双双燕子不停地飞来掠去,啄到了飞虫,就钻到屋檐下它们的泥屋子里。假如说,这就是一幅画面,那么,实在很难说出它有什么深刻的思想内容。然而,诗歌到底和图画不完全相同。我们只要细细体味下去,特别是琢磨诗中的“旧时”两字,联系“王谢堂前”“寻常百姓”等字,再回去寻味“野草花”“夕阳斜”这些景物所包含的感情内容,那么,我们就会发现,作者是故意留下一段空白,让我们去自己体会。因此,这四句诗的主题思想并不太难理解,它正是对于豪门权贵的没落的必然性,通过形象的语言来加以揭露,使人感性地知道,那些封建权贵的炙手可热,无非是历史上一瞬的现象,他们是决不会长久的。你看!燕子还是旧时的燕子,可是王、谢的门庭已经变成一般百姓人家了(这里需要知道一些历史背景:乌衣巷是建康——即今南京——的一条街巷;西晋权由中原南渡后,建都建康,乌衣巷就成为王、谢等大族聚居的地方。他们都是所谓累代簪缨的贵族)。
  也许这四句诗是表示了一种悼念之情吧?不是的。和《乌衣巷》同一组的《台城》诗,作者就说:“台城六代竞豪华,结绮临春事最奢。万户千门成野草,只缘一曲后庭花。”倾向性是明显的。正因如此,这首《乌衣巷》对当时的封建统治者来说无异一盆冷水,只有给浇得浑身打战,决不会觉得它有丝毫温暖。其实在作者看来,这样的笔墨已经是够明白的了。当时的豪门权贵也决不会不了解。正如诗人在另一首诗里,仅仅用“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两句话,隐约而又尖利地对当时翻云覆雨的政局(一批人排挤掉另一批人,他们自己不久又被人排挤掉)加以讽刺一样,马上就使“权近闻者,益薄其行”。可见这种含蓄的手法并没有降低它的战斗作用。
  这首诗虽然仅仅借用了现实生活中的小小一角——没落的乌衣巷的景色,说得如此含蓄;然而不能否认,当人们读了它,通过必要的联想和补充,就会看出这生活中的小小一角,竟是封建社会的豪门贵族不可避免的没落命运的现实反映,它已经远远超出单纯对于晋代王、谢贵族的没落的感慨了。  □刘逸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