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

南方农村报

<< 上一版 下一版 >>

用振兴热土留住乡村名师

来源:南方农村报时间:2018年01月11日版次:02
  1月2日,广东省教育厅等4部门联合出台《关于推进中小学教师“县管校聘”管理改革的指导意见》。这意味着,广东县域内教师将由“学校人”向“系统人”转变(1月6日《南方农村报》)。
  从“学校人”到“系统人”,两个“专业术语”,一场“华丽转身”,蕴含其中的改革真意,恐怕只有作为局内人的老师们才能真正说得清、道得明。不过作为旁观者,更广的公众视角会落在:这种变化究竟能够在优化城乡教育资源配置格局、缩小城乡教育服务水平差距中释放何种正能量?
  正所谓:大学之大,不在大楼,而在大师。乡村教育同样如此。学校是传授知识的殿堂,不是比拼排场的擂台。设施硬件固然重要,但师资软件才是决定教育教学质量的根本因素。市场经济大潮席卷之下,仅仅凭借一腔热血,单单强调奉献精神,要让好老师扎根农村、躬耕讲台,可能会留住一个,却很难留住一群;可能会留人一时,却很难留人一世。“教”书“亦”为稻粱谋。提高整体收入水平,对于稳定农村教师队伍,是必不可少的政策杠杆。早在2012年,广东省中小学教师工资福利待遇就已经基本实现了“两相当”,即县域内教师与公务员大体相当、乡村教师与城镇教师大体相当。此次出台的《指导意见》进一步明确:“确保县域内中小学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不低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水平,农村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不低于城镇教师平均工资水平。”咬文嚼字之后不难发现:“平均工资”比“工资福利待遇”指向更明,更能放上数据的天平而加以比较;“不低于”比“大体相当”要求更高,更能衡以清晰的底线而水涨船高。
  除了每月工资单上的数字,对于很多老师来说,职称评聘、职务晋升是职业荣誉感的另一主要来源。在这方面,城乡二元壁垒同样矗立。相较城镇教师,农村教师高级职称比例偏低、职称晋升更难。实行“县管校聘”改革后,农村学校在教师编制、职称评聘、师资培训等方面将吃上更多“小灶”,从而为“强校愈强、弱校愈弱”的恶性循环打上休止符。
  农村教育是“三农”问题的缩影之一。正如农业人口在我国人口比例中仍然占据相当比重,根据《中国农村教育发展报告》,2016年,我国农村小学占全国小学总数的85.02%,农村初中占全国初中总数的77.16%,农村在校生占全国在校生总数的三分之二。这样的教育国情决定了,必须将振兴农村教育作为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党的十九大报告三处提及“优先发展”,分别指向农业农村、教育、就业。农村教育集两个“优先”于一身,地位更显重要。不过,要想彻底改变目前教育资源配置“城多乡少”、教育教学水平“城强乡弱”的局面,在锻造一支高素质的农村教师队伍方面,只有提高收入和人事管理两个抓手还不够,根本之策则在于将乡村教育振兴作为乡村整体振兴的有机部分统筹推进。在城乡发展鸿沟依然巨大的情况下,那种认为只要把包括名师在内的城市优质教育资源送下乡,便能够补齐农村教育的短板的想法,不仅简单、肤浅,更没有从根本上理解“城乡融合是乡村振兴必由之路”这一判断的真谛所在。提升农村教育水平,学校很关键,但不是唯一因素。只有将农村全面建设成为安居乐业的幸福家园,用一片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热土、乐土留下优师、名师,乡村教育振兴方可迎来振兴之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