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

南方农村报

<< 上一版 下一版 >>

白露侵阶恨转添

来源:南方农村报时间:2018年01月11日版次:13
|唐诗小札|
  玉阶生白露,夜久侵罗袜。
却下水晶帘,玲珑望秋月。
  ——李白:玉阶怨

  李白的《玉阶怨》是一首宫闱之诗。很明显,诗人是同情这些被抛弃并且被禁闭的女子的。他不愿意替她们装出一副可怜相,说什么“天上凤凰休寄梦,人间鹦鹉旧堪悲”;更不愿意说出“君王嫌妾妒,闭妾在长门”这些颠倒是非的话;但是他也没有把自己的思想倾向明白地宣说出来,而是巧妙地勾画了一幅有着典型环境的《永巷望月图》。在这幅画图里,诗人隐寓了自己的思想倾向。
  通过诗里的二十个字,人们可以看到一个异常阴冷的场景:长夜无人,四周静寂如死,只有一个孤独的少女,久久地悄立阶下。她也许在想些什么,也许什么也没有想。直到夜色已深,白露泠泠,侵入罗袜,她才忽然醒悟过来。然而当她返身回到屋子里,把水晶帘子放了下来,却还不愿意回到房间去,仍然痴痴地站在帘前。透过玲珑的疏帘,凝望着眼前的秋月。
  这样一幅情调异常凄冷的图画,我们一读之下,就觉得有一股阴森的气息扑人而来。一个被压迫者的形象,非常强烈地敲打着我们的心扉。就凭着这样一个形象,我们自然而然地就对她产生了同情,为她不平,并且不禁涌起许多问号。比如,为什么她会这样?是谁使她这样?这种悲剧是怎样产生的?等等。
  值得注意的是,使我们的感情如此激动不安的原因,并不是作者在向我们说了一番什么大道理。作者分明同情这位少女的不幸,并且分明要批判这种现象,可是既没有说“不是思君是恨君”,也没有说“君恩如水向东流”,他只是运用灵巧的笔,像雕刻家雕塑一件含蓄而又富于表现力的作品一样,把要写的人物和她的精神状态,通过人物一两个细微动作,有力地勾勒出来,让读者自己去寻味,去解答。一件好的作品,的确是用不着附加什么说明,用不着作者自己跑出来讲话,欣赏者只通过作品所显示的人物形象动作,唤起了想象,通过了联想,就能够分明了解作者所要说的语言,并且了解的程度比附加的说明还丰富充实得多,也深刻得多。
     □刘逸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