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

南方农村报

<< 上一版 下一版 >>

“眼前亏”换来宽一点的路

来源:南方农村报时间:2018年02月10日版次:03

  村民最担心的是,出让土地会令自己会吃亏。

  再着急清拆进度,也要得到村民的同意后再动工。

  日前下发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明确提出,到2020年,农村人居环境明显改善,美丽宜居乡村建设扎实推进;到2035年,农村生态环境根本好转,美丽宜居乡村基本实现;到2050年,乡村全面振兴,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全面实现。随后,《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印发。
  从2017年起,广东省财政计划10年投入约1600亿元,重点补齐农村人居环境和基础设施短板,力争推动全省农村面貌根本改观。广东明确要求,2277条省定贫困村所有自然村需开展“三清三拆三整治”,使乡村环境卫生得到明显改善。据了解,省定贫困村中,18990个20户以上的自然村有近七成完成了“三清三拆三整治”村容村貌整治工作。
  ●吃点小亏,包含人生大智慧。
  ●看见问题后面的机会,还是看见机会后面的问题,取决于你的视野和高度。
  “我把地捐出来,路就能修得宽一点。”肖文辉指着约3米宽的村道,脸上有自豪、有满足。远处,钩机正在填土平整地面,有的村民正在卖力修建沟渠,有的村民正在栽种花苗,人人忙得不亦乐乎。这般热闹的动工场面,让人觉得路边立着的新农村规划蓝图确实不远了!
  肖文辉本在东莞做生意,听说老家要建设新农村,他思索了几天,决定放下东莞的生意,返乡搞建设。肖文辉不过三十来岁,但是现在走在村里,几乎无人不识,无人不夸。这还要从他参与村里的“三清三拆三整治”工作讲起。
  彼时,镇村干部正为“三清三拆”工作头疼不已。农民节俭,哪怕房子早已荒废,不复其用,他们也总想着以后或许会派上用场,留着也能占块地。但凡不是需要拆掉重建,农民便不会兴起拆除的心思。因此,拆房子,在农村实在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除非是本来房子便已残破不堪,村民早已有拆除意愿,否则,在许多村民看来,这可谓是“吸血挖肉”之事。镇村干部经开会研讨,一致认为由村民主导,政府协调,“三清三拆”工作会更加顺利,于是,他们决定成立新农村建设筹委会,由村民推选出值得信赖的人主导这项工作。而曾经当兵,又对此事颇为热枕的肖文辉就被村民推举出来,当了筹委会的理事长。肖文辉满腔热血,在外闯荡多年,此刻看到家乡有发展的机会,自是按耐不住。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这事总要有人先站出来。作为理事长,肖文辉率先带头拆除了自家的危旧房,并积极走访邻里,不厌其烦地跟他们做思想工作,说服他们拆除危旧房,支持美丽乡村建设。看到肖文辉二话不说先拆了自己家,又在他的动员下了解到美丽乡村建设将为村庄和自家带来的好处,不少村民陆续答应拆除危旧房。但涉及出让土地给村集体建设时,总免不了有那么几户人家顾虑良多,顽固不化。
  肖文辉四下奔走了好几回,却还是没能说服他们。这几块地都是涉及新农村规划建设的要紧地方,要么是村里文化广场建设所需,要么是拓宽道路所需。好几个晚上,肖文辉都睡不着,翻来覆去思考解决办法。某一个晚上,他灵机一动,想起了自家在村里还有几块地,用来与他们置换,自己再捐出来,不就解决了吗?略一思索,他便觉得可行,恨不得马上天亮,召集筹委会的人商量,通过以后立马去办。
  果然,这几户村民最担心的是出让土地会让自己吃亏。肖文辉用土地跟他们置换,有些还是大于1:1的比例,他们自然欣然同意。量地商议,一连串沟通以后,双方总算在土地置换同意书上签了字画了押。拿着那一纸同意书,肖文辉心里的大石总算落了地,“村民不同意肯定是有诉求的,满足了他们的诉求,事情自然就迎刃而解了。”
  如今,干净宽敞的文化广场建起来了,闲暇时候总有村民聚集在此聊天说笑,傍晚时分还有不少村民打球运动。村道也拓宽不少,硬底化以后,实现了“汽车可达家家户户”的目标,村民对此也是欣喜万分。
  村里的变化与规划,哪一处原本是什么样,以后要建成什么样,肖文辉了如指掌。他计划与朋友合作成立公司,发展乡村旅游。“我们村这么美,离珠三角又近,旅游是有市场的。”
  因捐地搞建设,肖文辉在村中威信大增,其发展旅游计划获得村民大力支持。肖文辉常说:“个人吃点小亏算什么,难得如今遇到这样好的政策,村里能有这样的发展机遇。如果人人都怕吃亏,还搞什么建设,谈什么发展?何况,我并没有吃亏,村民的支持可不是花钱就能买来的。眼前的个人得失只是暂时的,将眼光放长远,定能实现更宏伟的蓝图!”
三清三拆,他由“反对派”变“行动派”
  “再往前一点。好,停!”发出指令以后,陈桂祥伸出衣袖往脸上抹了一把汗。他全身满是尘土,这一抹,倒是把脸越抹越脏了。
  陈桂祥是村主任,近日一直待在泥堆里,紧盯村里危旧房的清拆进度。快过年了,他想在年前做出一定成果,让春节返乡的乡贤看看,以便寻求他们的支持。
  如今如此卖力投身于“三清三拆三整治”工作的陈桂祥,让人无法想象,他曾是这项工作的强力反对者。
  “房子、土地,就是农民的命根子,祖屋则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要拆人家的房子,用人家的地,这项工作的难度可想而知。拆完后还要重建,这些都是要花钱的,钱从哪里来?”陈桂祥以消极不配合的态度应对上级的要求,几个月后,他们村基本没有清拆的迹象。
  很快,镇、县、市各级政府对口部门进村调研,陈桂祥及其他村干部被组织去典型村参观。“说实话,那个村基础条件没有我们好,但‘三清三拆’工作推进后,确实整洁、漂亮。”典型村的村主任向陈桂祥们介绍,如今,村里有一定的游客,但最关键的是,路通了,农产品容易运出去,乡贤看到建设成果也更乐意支持村里的发展,投资了不少项目。同时,这个村因为进度快、成效显著,总共得到近百万元上级财政的奖补资金。
  陈桂祥终于心动了。
  他找到文件,一字一句地仔细斟酌。什么是新农村示范村建设,“三清三拆”有何要求,怎样的房子该拆,哪些可以保留等等,他都反复咀嚼,甚至拎着文件在村里仔仔细细地走了一圈。“其实我们村的条件不算差,清拆难度没有典型村高,这事有得干!”陈桂祥和其他村干部统一意见后,即召开村民代表大会,寻求村民的支持。
  泥砖房中,能修缮保留的,尽量不拆。在陈桂祥看来,泥砖、瓦片是农村的特色之一,应该有所保留。他计划请村里学美术的大学生为泥砖房墙面创作壁画。
  至于那些必须要拆的危旧房,他在做思想工作时更侧重于安全问题。到底是存放杂物重要,还是人身安全重要?伤到孩子怎么办?陈桂祥将道理一一摆在村民面前。符合危房改造条件的房屋,村“两委”尽力协助屋主申请资金。
  哪怕再着急清拆进度,陈桂祥也坚持要得到村民的同意再动工。幸好,他在村中颇有威信,在他和其他村干部不厌其烦的劝说中,大家陆续同意清拆自家的危旧房等。
  为了避免施工队拆错房屋,也担心施工过程中出乱子,陈桂祥每天跟着施工队的钩机进行指挥,一步不离。他还和村里的志愿者一起搬运泥块,清除杂草。他想,总不能动员了村民帮忙干活,自己在场却只站着指挥。村主任亲力亲为,村民更加心服口服了,干活愈发卖力起来。看着齐心协力的村民,陈桂祥长长地吁出一口气。“我们手脚快一点,不仅能在春节期间向乡贤展示清拆成果和规划蓝图,还能赶在邻村前头。镇里出了个政策,哪个村进度快,奖补能获得更多,目前来看,我们是落后村中的先进村,争取以后还能成为先进村中的先进。”
  如此亲力亲为,陈桂祥图的是什么?他想了想,文绉绉地说了一句:“在其位谋其职,昂起头做人,俯下身做事,我相信生活不会亏待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