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

南方农村报

<< 上一版 下一版 >>

为旧村改造引入更多市场活水

来源:南方农村报时间:2018年04月14日版次:02
  为进一步盘活城乡低效建设用地、推动产业转型升级,近日,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印发《关于深入推进“三旧”改造工作的实施意见》(4月10日《南方农村报》)。
  继2009年广东省政府发布《关于推进“三旧”改造促进节约集约用地的若干意见》之后,此次《实施意见》的出台,让“三旧”改造这一广东独有的土地管理政策创新又登上了新的台阶。在建设用地资源日益稀缺的今天,通过“三旧”改造盘活旧城镇、旧厂房、旧村庄,既能够为土地供应数开闸放水,也成为产业转型、升级提质的有效催化剂。
  不过,近10年间,伴随广东经济社会步伐不断加快,特别是新产业新业态的迅猛涌现、城乡融合发展格局的加速成型和房地产市场调控力度的逐步加大,“三旧”改造原有政策设计在某些方面也出现了不顺应时代潮流、不适应现实需求的情况,一方面,在制度执行层面,由于规范不够、监管不严,个别地方热衷于将“三旧”改造作为炒热房产市场、变相违规征地的挡箭牌;另一方面,在制度安排层面,由于门槛过高、规定过死,很多地方亟待突破的瓶颈节点却难以纳入到“三旧”改造的范畴之内,难以享受到“三旧”改造的政策红利。更值得注意的是,在一些地方,“三旧”改造出现了挑肥拣瘦、冷热不均的苗头——难度较小、见效更快、房地产化风险更高的旧厂房改造往往备受青睐,而相对难度较大但覆盖面更广、更能体现民生改善普惠性质的旧城镇、旧村居改造则推进缓慢,城中村、村级工业园改造等被一拖再拖,错失问题解决最佳时机。
  包括城中村、空心村、村级工业园在内的旧村改造是“三旧”改造的鼎立三足之一。就全省而言,受区位、土地性质等因素影响,土地潜在价值各有参差,未来用途各不相同,改造模式选择上也各显神通。但就改造主体而言,无外乎政府、村集体和社会资本三种。一段时间内,政府引导并主导旧村改造的情况更为常见。这种方式虽然效率高、推进快,但也容易在土地增值利益分配等方面,与作为土地原持有者的村集体及村民产生矛盾。相对而言,村集体自行改造或与社会资本合作改造方式,则既可以减轻地方政府财力压力,又能够更多让利村集体及村民,因而近年来不断落地生根、开花结果。上述《实施意见》中也明确“鼓励农村集体经济组织通过‘三旧’改造政策完善相关用地手续,采用自行改造、与有关单位合作改造或由政府组织实施改造等多种方式实施改造。”同时,作为此次“三旧”改造新政中备受瞩目的一大亮点,涉及“三旧”改造的地块,除属政府收购储备后再次供地必须以招标拍卖挂牌方式出让的意外,其余可以协议方式出让。也就说,作为原土地持有者的村集体等对于改造后的地块仍有优先使用权和受益权。即便是以“招拍挂”方式出让的地块,所得出让收益也可按规定用于补偿原土地权利人,并可采用物业返还等其他方式兑现补偿。
  自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改革目标以来,从农村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试点,到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和农民住房财产权“两权”抵押试点,再到广东前段时间出台的全省农村建设用地拆旧复垦与珠三角经营性用地出让实施指标挂钩和省内流转,农村土地特别是建设用地资源正在被逐渐唤醒,从而为乡村振兴掘开资金泉眼,为城乡发展要素互通搭建宽阔桥梁。相信,伴随对“三旧”改造政策的此番舒筋活血,越来越多的旧村庄将迎来惊艳蝶变的美丽一刻,越来越多的市场活水也将被引入到乡村建设的广袤蓝海中。
(作者元白,媒体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