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

南方农村报

<< 上一版 下一版 >>

农村现代化离不开现代乡贤

来源:南方农村报时间:2018年05月15日版次:02
  普宁市的果陇村与北山村,仅距6公里。但因为祖辈立下的规矩,两村人世代“老死不相往来”,更不允许通婚。前两天,这两个村庄在乡贤们的努力下,化解了200多年的一场历史恩怨。(5月10日《南方农村报》)
  乍一看这新闻,不免有些感慨。在当下的中国,在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年轻人在陌生人社会中,获得了极大的自由和创造的空间,也享有极大的公平竞争的机会。但从一线城市往外走几百公里,也还有这样的村庄仍然经受着传统组训的束缚,限制着人们的自由交往、恋爱结婚。宗族势力和传统的影响力依然如此强大。
  十九大报告提出,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中国的现代化不只是城市或者说是大城市的现代化,也自然包括农村的现代化;现代化也不只是高楼大厦、汽车、手机等物质的现代化,也包括制度、精神和习俗的现代化。
  古人云“礼失求诸野”。这句话表明,乡村是很好的传统文化蓄水池。这个蓄水池既会保存下来传统文化中的清流,当然也会沉淀下传统文化中的糟粕。到现在,一条200年前的祖训居然是普宁两个村庄之间的楚河汉界,也就说明了问题。
  所以说,当下农村现代化所要解决的问题,是全面的。农村的现代化既需要硬件方面的对接,同时需要解决和传统文化、习俗有关的种种琐碎细微的社会工程。
  如何解决这一问题,离不开现代乡贤。不能不说,乡贤文化以及以乡贤为中心构建起来的农村社会自治体系,也是一种很好的传统文化。自古以来,乡贤们往往都是农村中有文化、有智慧、有德行的代表。现代的农村乡贤从本质上来说,正是在农村中率先经过和完成了现代意识对接的德高望重之人。
  现代乡贤扎根于农村,但又具备与外界同等水准的现代意识,让他们参与农村治理和社会转型,是非常理想的一种方式。
  以这次两村“睦邻友好”事件为例。果陇村和北山村都是普宁的大村。果陇村户籍人口有2.4万余人,海内外乡贤有10余万人,主要姓庄。北山村人口接近1.6万,海内外乡贤也有数万人,主要姓许。参与化解历史恩怨的一位乡贤即是71岁的庄礼乾。曾在普宁市外事侨务局工作的他,去年底被聘为果陇村乡贤咨询委员会副会长。他在与村民、亲朋、乡贤聊天的过程中,感受到了大家对化解两村恩怨的愿望。
  由此,不难看出,现代乡贤能够为农村现代化的转化提供一种“浸入式场景”。乡贤们沉浸于农村的日常,并改变农村的日常。
  发挥乡贤的作用,一是需要建立机制,如普宁建立的乡贤咨询委员会就是很好的做法;另外,就是要解决农村精英空心化的问题。
  农村精英空心化的问题是中国城镇化的副产品。经过持续近30年农村人口向城市大规模的流动,不只是农村大量的青壮年劳动力外流,而且大量出生于农村的精英通过升学、经商、务工等途径,而在城市中找到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也就是说,经过这些年的市场化遴选,农村中的能人相对少了。因而,一个现实的问题就是,如何鼓励农村出身的精英回流或者回馈农村。这个问题既需要国家层面的政策推动,也需要地方自主创新。当然,方式方法也很多,很灵活。建立在外乡贤联谊会,鼓励乡贤返乡创业、返乡养老,返乡从事一些公益事业,都是可以考虑的。
(作者于德清,媒体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