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

南方农村报

<< 上一版 下一版 >>

五月粽香

来源:南方农村报时间:2018年06月12日版次:13
  那年端午节前,母亲大病初愈,总是恹恹的,打不起精神。家里的愁云还没有散尽,母亲没有心思给我们过节。家家户户都开始包粽子,能闻到粽香飘进院子。我咽了下口水,低头干活。妹妹还小,不懂事地抱怨说:“妈,咱家怎么不包粽子,我想吃粽子了。”母亲懒懒地说:“不包粽子了。”妹妹失望极了,瞅了一眼父亲。
  让我们没想到的是,第二天,父亲就把包粽子用的苇叶、江米、红枣等买回来了。他乐呵呵地对我们说:“今年端午节,咱照样包粽子。”母亲躺在床上说:“我还是觉得浑身没劲儿,什么都不想做。”父亲说:“你好好歇着,包粽子的事交给我了!我看你的气色好多了,歇几天要打起精神来。你有了精神,这个家才像个家。”母亲笑着点点头。
  父亲要包粽子了,母亲躺在床上给他当“技术指导”,告诉他苇叶要煮过、米要泡一宿等,父亲一一照办。一切准备就绪,父亲把盆盆罐罐、苇叶江米摆满了屋子,开始包粽子。包粽子对父亲来说,是精细活儿。平日里,父亲只管在田里忙,他手里拿的是锄头铁锹,厨房里的活几乎没干过。我们都没想到父亲还能做包粽子这样“技术含量很高”的事。
  父亲把苇叶放在手里,像拿起绣花针一样笨拙。他把苇叶颠来倒去好几遍,也不知道怎样把米包好。母亲笑他笨手笨脚,却极为耐心地指导他。母亲下了床,亲自做了个示范,父亲赶紧说:“好了,我学会了,你歇着去吧。”只见父亲费力地把苇叶围成小碗状,把米和红枣包进去,再把粽子包好,捆扎起来。整个过程中,父亲的嘴巴和牙齿好像都在使劲,他认真努力的样子惹得我们笑起来,家里又充满了久违的欢声笑语。
  不一会儿,父亲的粽子就包得熟练一些了,一个个粽子在他手里翻飞着,我和妹妹帮忙打下手。一家人说说笑笑,节日气氛浓浓的,母亲的精神好了很多,开始给我们讲端午节的习俗。父亲很高兴,也和母亲一唱一和,讲起了我家过端午节的往事。我明白,父亲是在用他的实际行动告诉我们,要乐观地面对生活,阴霾已消散,应该勇敢地拥抱阳光。父亲用无声的语言表达着对我们的爱。
  父亲把粽子包好了,虽然这些粽子看上去不好看,很多还露着白米,但是母亲却一个劲儿夸父亲了不起,这么快就学会了包粽子。我和妹妹帮忙劈柴烧火,开始煮粽子。浓浓的粽香弥漫着,我们开心极了。粽子煮出来,虽然看上去不好看,但是剥开一只尝尝,味道还真不错。浓浓粽香里,有父亲浓浓的爱。
  端午过后,农历的5月12日是父亲的生日。母亲精神好多了,她亲自下厨为父亲做了长寿面。母亲擀的长寿面又细又长,父亲美美地吃了两大碗。
  如今,我们知道,6月还有一个父亲节。每年的端午、父亲生日、父亲节我们都会赶回家陪父母过。这几个日子紧紧连着,我们一家的快乐和幸福也紧紧连着。
□王国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