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

南方农村报

<< 上一版 下一版 >>

全科医生建设须人才和待遇双轮驱动

来源:南方农村报时间:2018年07月12日版次:02
  近日,广东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广东省改革完善全科医生培养与使用激励机制实施方案》,提出制定实施全科医生培养中长期发展规划,引导全科医生到基层执业,为提升我省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提供可靠的全科医学人才支撑(7月5日《南方农村报》)。
  全科医生,又称家庭医生、家庭医师,是为社区居民提供普惠性全科医疗服务的医务工作者。在夯实基层公共卫生服务体系、引导患者到基层医疗机构首诊的医改大方向中,培养全科医生并引导其下沉基层执业,便是完善软件环境必做功课中的关键一环。这就好比,如果没有能够撑起场面的“主角”,“戏台”搭得再漂亮,也只能唱出“空城计”。基层医疗机构设施短板逐步补齐的同时,也必须要有足够数量的全科医生立岗站位,并为社区居民提供方便快捷、紧接地气的全科诊疗服务和包括疾病预防、医疗保健等在内的社区健康服务,医疗体系的基石才更加稳固,运转才更显活力。
  在我国,如果仅从作用发挥的角度考量,乡村医生在某种程度上实际所扮演的就是全科医生的角色。从内科到外科、从儿童到老年,举凡感冒发烧、跌打损伤、胃痛腹泻,诸多病症,都是乡村医生接诊范围。换句话说,一间村卫生室就是一座一个人的“综合医院”。乡村医生们必须“十八般技艺样样精通”,才能在十里八乡站稳脚跟、赢得口碑。不过,在现代意义上,全科医生并非只是停留在全科诊疗的技术容量层面,更在于能够为社区居民提供家庭诊疗的服务模式层面。从这一点观之,与全科医生体系早已发育成熟的发达国家相比,中国乡村医生不仅在水平方面差距明显,在精力方面相形见绌,更在体制机制方面也存在盲区,尤其要实现人才与待遇的双轮驱动。
  健全全科医生培养使用体制机制,要从供给端解决人才匮乏的问题。医学教育机构是培养全科医生的主力军。但长期以来,这类机构在专业和课程设置上缺乏专门面向基层的全科医生培养意识,虽然越来越多的医学院校毕业生也开始到基层医疗机构就业并从事全科诊疗,但也有不少人只将其作为向二三甲医院流动的跳板。因此,以改革医学人才培养机制为突破口,通过学费代偿、订单培养等方式鼓励更多医学生成为全科医生,这把“手术刀”的落点是对的。但也应当看到,正所谓“远水不解近渴”。人才培养存在一定周期,发挥效应难以立竿见影。在此情况下,用允许医生多点执业和构建医联体等方式推动医疗人才“往低处流”,虽是以解燃眉的救急办法,但对消除社会上对于全科医生的误解和偏见,也能发挥一定作用。
  健全全科医生培养使用体制机制,要从长效性角度解决待遇提升问题。在欧美等发达地区,全科医生平均工资是社会平均工资的3-4倍,属于高薪阶层。而在我国,全科医生平均工资与社会平均工资基本持平,工作庞杂、繁重但社会总体评价度偏低。在经济杠杆的作用之下,对于一个医学毕业生来说,三甲医院岗位比基层全科岗位自然具有更加诱人的吸引力。提高全科医生待遇,不能仅仅依靠政府补贴等行政手段,而应当拿捏好基层医疗公益性和市场化的平衡点,在保障兜底性普惠服务的同时,适当引入市场机制,为居民提供差别化、定制化、自愿性、付费性的全科服务,从而在购买医疗服务和增加医生收入之间形成良性循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