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

南方农村报

<< 上一版 下一版 >>

小诗中藏哲理深

来源:南方农村报时间:2018年07月12日版次:13
|唐诗小札|
  归山深浅去,须尽丘壑美。
莫学武陵人,暂游桃源里!
  ——裴迪:崔九欲往南山马上口号与别
  裴迪是关中(今陕西南部地)人,早年同王维隐居在终南山,后来做了一任蜀州刺史。他存下来的诗不多,并且全都是八句以内的短篇。但因他同王维一起写了二十首描写终南山辋川风景的五绝,便连带也出了名,所以后人对他还不太陌生。
  王维有个内弟崔兴宗,开头也在终南山隐居,以后又出仕,任右补阙。此人排行第九,所以又称崔九。
  崔九原住在长安,如今要到终南山隐居。王维和裴迪两个朋友都为他送行,这又免不了写诗。这一回写诗有点特别,是骑在马背上随口吟成的。所谓“马上口号”,就是这个意思。这种诗临时急就,没有经过多大的推敲,写得好确实不容易。你看王维这四句就不算高明:
  城隅一分手,几日还相见。
  山中有桂花,莫待花如霰。
  开头说同崔九在长安城分手,不过自己不久也会回到终南山,还会见面的,后两句说,如今山中正在桂花盛开的时节,你要及时欣赏,不要等待花像冰珠那样堕落,那时就错失机会了。实在没有多少使人回味的东西。
  裴迪虽然也是马上吟成,这一回却比王维写得高明。
  四句诗的意思原本很简单:你如今到终南山隐居去了,不管你是深入到幽山深谷,还是住在鸡犬之声相闻的附近村落,你都要尽情尽意享受山川林泽的美景,千万不要像《桃花源记》写的那个武陵渔人,有幸来到了桃源洞,不到几天就怀恋老家,忙不迭又跑回去了。
  这自然是对崔九的忠告。为什么他要说这些话呢?因为崔九写了一首《留别王维》的诗,是这样说的:
  驻马欲分襟,清寒御沟上。
  前山景气佳,独往还惆怅。
  “御沟”指长安城的护城濠,是他们分手的地方。崔九觉得离开朋友独自入山,虽然山中风景很美,也未免有些难过。这也属于人之常情。不料给裴迪一下子拿住把柄,顺势把他规劝一番。
  规劝是对的。唐代的长安,繁华热闹,举世无比,吸引力是极大的。假如“归山”之心不是十分坚决,很可能转眼之间又怀念起长安来,什么青山绿水都丢到脑袋后面了。这又何必进山去呢?
  对于这一忠告,崔兴宗是否接受,接受多少?我们如今已不知道。不过,我们寻味这四句诗的时候,觉得它还含有一种做人处世的道理,竟像一首哲理诗。
  一个人要在一生中干点有益于国、有利于民的事业,首先就得下定一干到底的决心,不论这事业的意义是大是小,决不能浅尝辄止,或半途而废,道理虽浅,实行起来却很不易。有些人才干了一两件好事,就以人民的功臣自居,宣告大功告成,甚至于反过来要人家尽情“报答”他了。有些人在学问的探索上才进了一步半步,就以为掌握了“最终的真理”,从此止步不前,甚至禁止别人继续探讨。像这些都是属于“武陵人”,只能让人家觉得十分遗憾。
  对于这样的人,我们真不妨向他念一念裴迪这首诗,劝他“莫学武陵人,暂游桃源里”。
  这样引申开去,自然和裴迪的原意并不相同。可是这也没有关系。因为“作者不必然,读者何必不然。”“诗人其实是真正的群众哲学家。”诗人虽然不是意在宣扬哲理,我们又何妨汲取其中的哲理成分呢!    □刘逸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