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

南方农村报

<< 上一版 下一版 >>

杯水微烟是九州

来源:南方农村报时间:2018年09月13日版次:13
|唐诗小札|
  老兔寒蟾泣天色,
云楼半开壁斜白。
玉轮轧露湿团光,
鸾佩相逢桂香陌。
黄尘清水三山下,
更变千年如走马。
遥望齐州九点烟,
一泓海水杯中泻。
——李贺:梦天
  《梦天》,也许是诗人有过这样的梦境,也许纯然是浪漫主义的构想。一开头,诗人向我们展示的是这样一个梦境:幽冷的月夜,冻雨飘洒,云开半壁,诗人翩然在太空遨游,进入月宫,遇见了徘徊在桂树下的仙女。
  下面试逐句加以解释:
  “老兔寒蟾泣天色”——有人解释说:“月明如水的天色,仿佛是被兔蟾泣成那样。”我个人的看法却有点不同,贯串着下文来看,这句话的意思应该是这样,本来月色很明亮,突然阴云四合,洒下来一阵冷雨。天色的变幻,仿佛是月里的蟾和兔突然哭泣起来一样。
  “云楼半开壁斜白”——云楼也不是指月宫里的楼台,而是说,雨洒了一阵,忽然又停住了,黑云裂开,幻成了一座高耸的楼阁;月亮从云缝里穿出来,光芒射在云块上,显示了一道白色的轮廓,有如屋墙上受到月光斜射一样。
  “玉轮轧露湿团光”——下雨以后,水汽未散,天空充满了很小的露点子,玉轮似的月亮在它上面辗过,把一轮圆光都打湿了。这三句,都是诗人漫游天空所见的景色。
  然后,第四句写到诗人自己进入了月宫。“鸾珮”是雕着鸾凤的玉佩,在这里是仙女的代词。在桂花飘香的路上,诗人和一位仙女碰上了。
  以上这一段,是比较晦涩的,但是不能说它“欠理”。诗人敞开了他宽广的想象力,把月夜的冷雨幻想为蟾兔的眼泪,把天空的积云想象成为楼阁;“玉轮轧露”“鸾珮相逢”,也都是梦境中应有的景象。所以我们说它是合理的。但是开头那三句都不能说它不晦涩,因此后人的解释便有了分歧。
  下面四句,可以分作两段。
  “黄尘清水三山下,更变千年如走马。”是写诗人和仙女的谈话。这两句可能就是仙女说出来的。“黄尘清水”,换句常见的话就是三座山。它原来有一段典故:葛洪的《神仙传》有一段关于麻姑的神话。麻姑对王方平说:“接待以来,见东海三为桑田;向到蓬莱,水又浅于往日会时略半耳。岂将复为陵陆乎?”这就是说,大地上沧海桑田,变化很快。读了这两句,我们会很快联想到“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的话头。古代的人往往以为“神仙境界”就是那样,所以诗人以为月宫也当然如此。人们上到月宫,回过头来看人世,就会看出“千年如走马”的迅速变化了。
  最后两句,是诗人“回头下望寰处”所见的景色。
  “齐州”指中国,中国古代分为九州,所以诗人感觉到大地上的九州有如九点烟尘。“一泓”等于一汪水,这是形容东海之小,如同一杯水打翻了一样。
  以上这几句,诗人尽量驰骋了自己的幻想,仿佛他真的已经飞进了月宫,看到了大地上的时间流逝和景物的渺小。浪漫主义的色彩是很浓厚的。
□刘逸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