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

南方农村报

<< 上一版 下一版 >>

住往高处走

来源:南方农村报时间:2019年08月13日版次:13
|家长里短|
  那年,单位为像我父亲这样的老干部提供宅基地和一半建房款,我们在老家县城盖了带小院的二层半楼房,上下共有五间卧室。怕父母年岁大了行动不便,二层三间卧室分给我们姐弟仨。从此,我们带同学来唱歌,交流学习心得,畅谈未来,不受外界打扰。从以前父亲单位共享的平房宿舍搬进独享单间,我们心里那个爽呀!住房真切由此“更上了一层楼”。
  后来,我们姐弟或考学,或下放,各奔前程。每次回家看望父母,我十分留恋自己的房间,尽量多住些时日,舍不得走。不过,随着市场逐渐被搞活,周围有些人家的荷包开始鼓胀。县城居民尤喜建房,还暗中攀比。有的对旧房翻新加层,有的则干脆建起小洋楼。房子的高度一家赛一家,外部修饰得像豪门大宅。夹在中间,我家的楼房变成了“丑小鸭”。
  改革开放伊始,我从下放的山村考进省里的大学,随后进入人见人羡的国企外贸公司。由于计划经济的影子尚存,好多进口的原材料属独家经营,其效益和福利如日中天。年轻人只要拿了结婚证,就可以向单位申请福利房。仅“排队”等了大半年,行政科老郝就通知我:“小刘,单位新建的宿舍刚竣工。老宿舍腾出了十几套房。二到五层的,你们年轻人莫想,留给老职工和领导补足面积。你可以‘顶天立地’,在六楼顶层或一楼作选择。”
  我赶紧找新婚的妻子商量。她略微想了想,说:“一楼光线差,潮湿阴暗。一旦下水道堵塞,污水排流不畅,就等着闻臭气。咱就选顶层吧!虽说爬楼梯累了点,但头顶蓝天,视野开阔,没准你还能在上面种花养鸟,工余搞些身体锻炼哦!”
  我们搬进去后,房子又住“高”了。总体感觉还不错,但随后发现,顶楼隔热层做得不好,尤其到夏天,烈日炙烤,室内处于蒸煮模式。由于宿舍楼临街,一楼的住户会动脑筋,打通一面墙,改成门面房,自营或转租。我们对此虽感惋惜,但仍意犹未尽,满怀期待。
  后来正好赶上旧城区改造,我们那片要动迁。如期拿到几十万的补偿款,再加上多年的积攒,我们不必去贷款,能用现款一次性从容地买下心仪的新房。
  那一阵,我和妻子工余或双休,到处看新开的楼盘,比较优劣势,充分考虑其教育资源、交通、购物、升值潜力、就医、环境等各种因素。最后妻子一锤定音,在鹦鹉洲的小高层买了第二十四层的电梯套房。我为此调侃妻子,你这是要“一步登天”啊!我们随后投入“巨资”进行轻奢装修。入住后,证明妻子嗜好“高层”是对的:物业服务到位,电梯鲜出故障,停车位固定,新开的地铁站也修到“家门口”。站在顶楼,天空湛蓝,微风轻拂,空气格外新鲜,大有“一览群楼矮”的气概,心里油然升起一种居住得往高处走的独特幸福感。
□刘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