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

南方农村报

<< 上一版 下一版 >>

什么样的人,适合在城市生活

来源:南方农村报时间:2020年03月26日版次:13

  在城市生活,需要掌握一些技能。

  《城市与压力》,【德】马兹达·阿德里 著,田汝丽 译,中信出版集团2020年3月出版。

  经常会有病人、熟人和朋友问我,城市人是否有特别的性格、特征或天赋,有没有一种技能能让一个人在城市中过得特别好而且有归属感?在我看来,这个问题我能很快回答:是的!
  肯定有大城市技能,这些技能虽然还不足以让某人成为大城市人或者城市通,但是或许会让他们成为适合城市的类型,它们会让人口密集的大城市生活变得更有吸引力,或许也更容易一些。
占有和参与的能力
  首先,你需要有一种狩猎的本能——文化不会去找你,它需要被寻找、被使用,谁拥有了它,城市就对谁有利。
  而“占有”意味着,我们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占有所生活的城市。这里指的不是物质意义上的占有,而是从意识上觉得城市在一定程度上是属于自己的,连同它的人,它的文化,它的小酒馆、运动场、树、人行道。这意味着,不是害怕城市,而是能够走出家门,确信可以组织你所需要和想要的。
  你可以通过熟悉自己周围的邻居,以最简单的方式从家门口开始占有——谁住在这里?谁在这里工作?我在哪些地方哪些商店感觉比较舒服?我有没有跟售货员说过话?我对哪些邻居比较好奇,我会和哪些人交谈?
  对于那些在城市里感觉陌生的人,我会建议他们,在某处稍稍跨越一下社会界限或个人常规,以给自己一种占有感,比如踩着轮滑鞋去上班,去看场演出或参加一下你平常不怎么接触的协会:唱歌、跳舞、厨艺、划船或者踢踏舞。
  当然,占有和参与的能力也意味着人们要对“他的”城市负责,懂得好好对待他们能够使用的财产。
独处而不孤独的能力
  要知道,独处和孤独不是一回事。独处其实是偶尔需要的一种状态。
  大多数人都很享受偶尔独处的时光,因为终于有时间只关心自己一个人,梳理思路,领悟经历,整理回忆,从社交生活中休整一下。这对我们是有意义的,且这种独处是我们自己的选择,它随时都可以结束。
  但是有一点必须清楚,独处是一种奢侈品,一种礼物,一种我们要能够负担得起的东西。并非每一个人独处的愿望都能被家人或亲属理解,而且很久以来,并非每个人都有一扇自己的门可以在身后关上。比如有小孩的父母,在晚上下班回家后家人需要他们的关注,通常他们根本没有独处的机会。
  对很多人来说,如果我们知道身边到处都是生活的话,独处就会变得更容易。但如果你担心陷入其中,而且凭自己的力量不能结束这种独处状态,或者,如果你很难做你自己,或者担心生活没有你依然会继续,那么独处就会出问题。
  我建议那些独处有困难的人,在寻找合适的居住方式时考虑一下这种担心。比如,选择位于中心位置的一套小房子比选择郊区的独栋房子要明智,社交中心区的合租公寓比谁都不认识的舒适小区的公寓要好。
处理匿名的能力
  大城市与农村有一个明显的差异就是匿名程度的不同。
  匿名是很多搬到大城市的人所寻求的,但是它同时也是很多城市人害怕的。大城市的匿名对有些人来说是一层面纱,可以隐藏其后不被人监督,匿名可以让人逃避社会监控,对一些人来说这意味着自由,做想做的,放弃想放弃的,因此匿名也和城市的包容等同——包容不同的生活方式,包容不同的性取向,包容古怪的穿衣风格及其他很多东西。
  文学中有许许多多的主人公,他们会选择离开道德狭隘的小地方,或传统的农村条件,去大城市追求不被监控的个人发展。对于这些人来说,只要他想,就可以潜入城市之中。
  然而,这种生存方式并不适合每一个人。如果你比较胆小或内向,那么城市中的匿名生活会给你带来陌生感和孤独感,那么这个时候,匿名就意味着你会更快地感觉到无助和无能为力,因为你很难克服这种情况去和陌生人交谈。比较胆小的人,在大街上寻求陌生人的帮助也需要付出很大努力,比如问时间或问路。
□马兹达·阿德里
  《城市与压力》,【德】马兹达·阿德里 著,田汝丽 译,中信出版集团2020年3月出版。

下一篇:“不让”和“不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