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

南方农村报

<< 上一版 下一版 >>

新建的看护房更安全,能住人吗?

能否居住成珠三角各地开展看护房管理整治面临的难点和争议点

来源:南方农村报时间:2020年06月27日版次:03
  南方农村报记者 肖婉琦
策划 胡念飞 王伟正
跟题编辑 苏晓璇

  佛山市南海区狮山镇芦塘社区芦塘村的农田里,10余间简陋窝棚与数间新建板房对比鲜明。
  “板房是政府建的,只能放工具,不让住人。”来自广西南宁的菜农黄伯仍住在窝棚里。去年9月以来,狮山镇部分社区试点开展窝棚整治,明确改造后的板房只能用于农业生产物资的存放,严禁住人,这让不少农户难以接受。“我们整天在地里干活,不住不方便。整治后建的板房既然更安全了,为什么不让住?”
  住人问题,是珠三角地区开展看护房管理整治的一大难点。尽管政策基本明确看护房用于满足生产需求,但能不能住人,依然存在着争议,各地对此态度不一,整治要求和规定也各有不同。
问题:生产生活难分
方案:允许生产者居住看护

  在中山市沙溪镇象角村的菜地里,一间间白色板房取代了松皮窝棚,个别板房旁边重现简易灶台、厕所等设施。
  今年3月,象角村启动窝棚整治,以农户“自改”为主,将窝棚改为标准板房。《中山市美丽田园建设实施方案》规定,“重建后的农田棚舍只能用于存放农资农具和生产看护,严禁用于居住”。但目前,象角村大部分完成“自改”的农户仍住在田间,基本保持原有的生活方式。
  “我们整天干农活,肯定要住田里才方便。”来自广西贵港市的菜农海叔说。今年3月,海叔夫妇拆掉居住多年的松皮棚,住进了新建的活动板房。他们种有4.5亩空心菜,每天可摘五六百斤,一般下午4点开始劳作,忙到深夜12点左右休息,凌晨3-4点起床装菜,早晨7点将菜拉到路边卖给收购商。
  “租房不行的!”另一名广西菜农说,以前曾有老乡到村里租房,因凌晨开三轮车回去声音太大,加上鞋子带泥,遭村民嫌弃怒骂。有的菜农也遭遇过租不到房的困境,“很多房东嫌种菜佬脏,不肯租”。
  南方农村报记者在中山市沙溪镇、大涌镇等地走访了解到,忙至半夜休息、又在凌晨醒来开工,是当地多数菜农的工作常态。因此,在大部分外来菜农看来,生产和生活很难分开,住在看护房是一种“刚需”。
  在沙溪镇龙瑞村祥农洲农业高新科技园区,来自广西的菜农丽姨夫妇也选择继续住在田间。原来搭建的厨房、厕所等设施已被拆除,他们把煤气炉和灶台搬进了新建的看护房里。“上厕所可以去园区的公共厕所解决,冲凉就只能等天黑了围一块布遮挡一下”,生活变得不便,但为了生产只能将就。
  “菜农不住田里,生产确实不方便。”象角村一名村干部也认同外来菜农的这一需求。
  “原则上要求看护房仅作农业生产用途,不得居住;但考虑到水产养殖和蔬菜、花木种植的实际需求,看护房也有住的功能。”中山市委农办有关负责人认为,关键在于厘清生产和生活需求,看护房可以允许生产者两人居住看护,但不准拖家带口居住。
问题:田间居住反弹不断
方案:尽量少建或不建工具房

  在东莞市沙田镇义沙村,如今难觅田间窝棚,但也看不见一处新建看护房,农户的生产工具直接堆放于田间地头。沙田镇开展窝棚整治将近一年,对于当地大部分外来菜农,租房居住成为不得不接受的事情。
  来自清远英德市的阿龙夫妇租种4亩菜地,原本住一间约60平方米的窝棚,去年拆除后,他们在村里租了一间仅10来平方米的平房,每月租金150元。“条件好点的就去租楼房,每月租金要五六百元。”阿龙说。出租屋距离菜地两公里多,夫妇俩每天5点半起床,到地里割菜、种菜,等商贩上门收购,中午回家吃饭休息,下午2-3点带饭到田里,有时太忙就直接在田间做饭,一般忙到深夜12点左右才收工回家。他们放在田间的工具未遭偷窃,倒是晚上开回出租屋的三轮车被偷了,新买一辆花了6500多元,夫妇俩心疼又无奈,只能自认倒霉。
  去年7月,《东莞市田间窝棚专项整治工作方案》正式印发,规定农田工具房只能用于农药化肥和农具存放等农业用途,严禁用于居住;原则上尽量少建或不建。“只要允许居住看护,没有一户菜农会选择租房,仍会继续住在地里。”当地一名干部指出。因此,严禁田间居住,引导外来菜农租房,成为当地开展窝棚整治的一个方向。
  义沙村党工委书记郭卫明介绍,去年全村共拆除窝棚282间,均为外来菜农搭建;为了安置菜农,村干部给村民打了无数电话找房源,最终,大部分菜农都租到房子,放弃耕种返乡的仅五六户。
  “全镇共整治窝棚2058间,约九成是外来菜农居住。我们原本预估拆窝棚会导致一半菜农弃耕,实际上离开的并不多。”沙田镇农林水务局局长陈健锋认为,这说明禁止田间居住对于菜农群体的影响不是根本性的,“只是阵痛”。
  “过去东莞也多次开展窝棚整治,但是反弹不断;去年结合农村人居环境整治行动,我们动了真格。”东莞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詹惠航表示,田间搭建是破坏耕地行为,因此此次整治要求尽量少建工具房,确有需求的提倡配置集装箱。针对文件未涉及的看护需求问题,他补充解释道:“实事求是地说,鱼塘的投入和产值比较高,养殖风险大,要随时增氧,可允许设看护房管理;但菜地不像鱼塘有看护刚需,菜农不需要住在田里。”
问题:小孩无人照料
方案:允许未成年子女同住

  尽管文件层面禁止田间居住,东莞市中堂镇部分村仍默许外来菜农住在田头。来自广西梧州市的阿珍夫妇,就带着80岁的爷爷和两个分别为8岁、2岁的小孩,住在新建的工具房里。“没办法,老人小孩留在老家没人照顾,只能带在身边。”阿珍说。
  阿珍不是没有想过租房,但夫妇俩整天在地里干活,不放心把老人小孩单独留在出租屋里,“就怕有个万一”。记者3月到访时,阿珍读二年级的女儿正待在新建不久的工具房里,对着手机屏幕上网课。“虽然在菜地环境简陋,但起码能用我的手机凑合着上课,我多少还能照看到。如果孩子自己待在出租屋,父母都去种菜卖菜了,哪里有手机上课?说不定自己跑出去玩了,跑丢了怎么办?”阿珍盘算着,等两个孩子长大一些,她能放手了,夫妇俩就不再种菜,安心去打工、租房住。
  记者走访发现,该村不少菜农拖家带口居住田间,家中多有小孩。“没有一户是愿意租房的,确实不方便。”该村一名干部表示很为难,“我也是农民出身,也为人父母,理解他们。”
  在沙田镇义沙村,阿龙夫妇虽不再以田为家,还是留了一张铁架床在田头,利用蕉树遮挡搭成一个简易棚。“主要是给小孩遮风挡雨。”阿龙说,孩子才9岁,平时不敢留他一人在出租屋,放学后先接到田里,半夜收工才带回家。“小孩累了困了,有张床也好睡觉。”他希望当地政府能宽容点,不要拆掉这张床。
  在中山市大涌镇大涌社区上木围,来自韶关市翁源县的菜农阿袁夫妇仍住在松皮棚里,等待板房建成。由于家中老人已去世,他们把14岁、9岁的女儿带在身边。阿袁打算在新板房里放一张上下铺的床,一家四口继续在板房中居住生活。“只有这样,才能既方便干活又照看到小孩。”
  “菜农租房确实有实际困难,虽然带小孩属于生活需求,超出生产需求范围,但有时生产生活需求很难完全分开的。”广州市番禺区农业农村局种植业发展科科长郑颂佳表示,今年4月,当地调整了看护房整治工作指引细则,对于经营3亩以上的外来农户,允许配建看护房,仅允许经营者及其未成年子女依规登记后居住,禁止设茶厅、麻将桌等娱乐设施。“父母对于未成年子女有监护义务,基于这点才有所放宽。”
(文中受访农民均为化名)
  ↑菜农往往选择租住当地村民的老房子。

←孩子太小,菜农只能带在身边,看护房成为这些孩子的落脚处。

下一篇:每晚睡三轮车里看护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