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

南方农村报

<< 上一版 下一版 >>

每晚睡三轮车里看护

来源:南方农村报时间:2020年06月27日版次:03
| 菜农故事 |
  “一下给住,一下不给住,折腾死了!”在东莞市常平镇白石岗村,一提起看护房,菜农们就吐苦水。去年田间窝棚整治政策的反复,让他们经历了“一场欢喜一场空”。
  来自广西柳州的菜农覃姨夫妇已有近一年没睡过安稳觉——为了看守菜地和工具,他们几乎每晚都睡在一辆卖菜的三轮车里,刮风下雨才躲进工具房。
  夫妇俩50多岁,在白石岗村种菜已有21年。这些年来,他们的两个儿子各自成家,4个孙子孙女相继出生,曾经一家三代十口人挤住在一间石棉瓦窝棚里。
  去年3月起,白石岗村开展窝棚整治,菜农们拆了窝棚,或购置集装箱,或新建砖房、板房。覃姨一家忙了一个多月,建成3间砖房,以为就此改善居住条件,可住了不到两个月,当地严禁田间居住。覃姨一家的砖房被拆除,儿子儿媳带着小孩租房,覃姨夫妇坚持住在菜地。
  “主要是早期试点方案不符合后来市里正式方案的要求。”常平镇农林水务局局长黄锦鹏坦言,该镇作为东莞市田间窝棚整治行动试点镇,“走了弯路”。
  早在去年2月,常平镇便出台相关方案,提出全面整治存在安全隐患的田间窝棚:农田距离民居500米范围以内的,引导农户到周边民居租住;农田距离民居500米范围以外且不具备在周围租住条件的,各村可按照生产看护房设计图统一规划建设,解决农户的看护和化肥农药存放等问题。设计图提供了砖钢结构房和集装箱两种方案,面积均不超15平米,内设农具收纳、卫生间、休息室三个分区。
  “只要允许居住看护,没有一户菜农会选择租房,还是会住在地里。”白石岗村党工委委员殷敏华介绍,全村拆除窝棚约200间,涉及外来菜农154户,全部选择建看护房,其中约六成自建砖房,约四成购买集装箱或建板房。“有些农户一家子人多,搭建了不只一间,属于违建。”
  去年7月,东莞市正式印发的整治方案以“农田工具房”取代了“生产看护房”,规定严禁用于居住;集装箱工具房的设计则在参考常平镇试点方案的基础上,减少了休息室的功能分区。
  为此,常平镇有关部门成立了3个工作小组,分别负责与菜农沟通、找房源以及拆看护房。对于自建砖房的农户,每户补偿4000元;对于自购集装箱或板房的,每户补偿3000元。“全村有约一成菜农选择离开,留下的都租到了房子。”殷敏华说。
  砖房被拆后,覃姨夫妇的菜地里配发了一个集装箱工具房。“这种工具房很闷热的,煮好的饭放在里面两小时就馊了,怎么能住?”覃姨说,她患有脑梗塞,容易胸闷头晕,更加住不了;晚上睡三轮车比较通风,但主要是为了防小偷,这辆6500多元的三轮车是他们最值钱的家当。
  “以前自己搭棚时,外面有围栏门锁,三轮车放里面比较安全,之前那辆是在菜市场被偷的。”新买的三轮车用了不到两年,她担心又被偷了,看得很紧。去年拆窝棚建砖房时,所有工具都放外面,打田机就被偷了,损失了3000多元。
  “种菜赚的是血汗钱。”覃姨说,一般凌晨3点就醒来割菜,有时天气不好没菜收,睡到5点也要起来干活;早上她去市场卖菜,丈夫打理菜地;中午11-12点回来吃饭,最多休息2个小时,下午3点就继续下地施肥、淋水、种菜等,一直忙到晚上10点之后才能睡觉。白天除了干农活,夫妇俩还要轮流照看两个年幼的孙子。“每天晚上就睡四五个小时,两人挤在三轮车里,连翻身都难,哪里睡得安稳?”
  她也有过放弃不种的念头,却不甘心。4年前,他们租下这块3亩多的荒地,开荒起码投入了2万元,种了两年才收回下肥的本。“好不容易把地打理得好种些,去年就说不给住在地里,如果我们不种了,不就白白把一块好地让给别人了?”
  “儿子儿媳担心我们,经常劝我们回出租屋住,说走路过去也就10分钟。”覃姨也很无奈,在她看来,除非治安很好,能保证他们没有财产损失,就可以安心回出租屋里睡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