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

南方农村报

<< 上一版 下一版 >>

半夏

来源:南方农村报时间:2020年06月27日版次:13
| 人世间 |
  头秋,香芹给丈夫窦志民打电话,叫他回来收沙滩地里的南星,说苗旱死了,再不收就沤烂了。他不想回,说活儿正紧呢,你慢慢收吧。香芹不高兴了,抢白他,亏你说得出口,那是女人干的活儿么?你想累死我再找个是不?他说那就雇人干呗。香芹火更大了,你以为你是谁,包工头呀?一天工钱200块,雇得起?他被噎得够呛,只得请假回来。
  当初种南星是他的主意,想的是地弱,种庄稼长不好,南星撒把籽就不用管了,赶上行市还能卖个大价钱。谁知,这玩意儿好种不好收。收的时候要先拔了秧子,耕地,然后把翻开的土一点一点过筛,筛出土里的南星豆豆。真的是土里刨食,累得腰像断了。更糟糕是南星长得太差,人家的像小土豆,他家的瘪瘦成羊粪蛋蛋。行情还不好,比往年相差一大截。他越干越没劲。
  二嘎从地头过,抓起一把南星瞅了瞅,问:你家不是种的南星么,咋成半夏了?窦志民正没好气,以为是寒碜他,就撵他走,眼叫马蜂蛰了吧,哪儿凉快哪儿去,别拿爷们儿开心了。二嘎瞪他一眼,嗐,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赖人啊。一边说着,一边举着手里的南星神神秘秘凑近他,这个头,这皮色,你要不说破,这不就是半夏么。知道不,半夏可比南星值钱多了,你小子瞎猫撞上个死耗子,赚大发啦!看他一副呆愣相,二嘎捣他一拳,一句惊醒了梦中人吧?我要不说,你懂个屁!赶快收吧,这可是金豆子呀。记着,卖了请我喝酒哇!
  阳光穿透云彩,打在筛好的南星堆上,给南星涂上了一层金光。窦志民再看那些瘪瘦豆豆,哪里还是羊粪蛋蛋,可不就是金豆子么。二嘎已经走出老远了,他冲二嘎喊:回家好好洗手,这玩意儿毒性大!村里过去有人家收了南星,孩子拿着玩耍,吃饭时没洗手,给毒死了。埋了孩子,孩子娘就疯了。这是村里人一件痛心事,都记得。二嘎回头喊:知道。别忘了请我喝酒!他笑着骂:行,到时灌趴你臭小子!
  仿佛喝了罐红牛,他一下子浑身是劲,抓起筛子,拉开架势筛了起来。一时间尘土飞扬,狼烟四起。香芹被呛得赶紧捂嘴躲出老远,气得骂他,人家逗逗你,还当真啦,撒啥疯!
  他浑身上下落满一层浮土,像个土驴,嘴还乐呵呵张着,露出一口白牙,这叫一脚踢出个金元宝,能不高兴嘛,活该咱发财啦!
  香芹说,你还真听二嘎的,拿它当半夏卖呀?
  他说,能卖大价,为啥不呢。
  香芹说,这可不是一种药,吃坏了人咋办?
  他睃她一眼,你是总理呀,想那么多有屁用,还怕钱多了扎手啊。再说,咱是卖给药材公司,又不是咱下药,吃坏了,也怪不着咱呀。
  香芹小声嘀咕,我总觉得这事不合适。
  他就笑,女人么,就是心眼小,等大把的票子换回来你就啥话也没啦。
  南星收晒完,马上用拖拉机拉到县城药材公司去卖。收货的问,啥货?他稳住心神,说:半夏呀。收货的翻了翻,就让过称,果然没看出来。价格比预想的还高些,他心里高兴,跑到商场,有用的没用的买了一车斗。
  事情弄完,他刚要回城,孩子病了,咳嗽呕吐不止。村里的医生看了,乡里的医生看了,县医院去了,吃药打针输液,折腾了个够,都不管用。孩子胆汁都吐出来了,还是止不住咳嗽呕吐,一张小脸蜡黄。两口子心焦,一遍遍求着医生,下跪的心都有了。会诊时,中医科来了位老大夫,把脉,看舌苔,开了副方子,说没大碍,吃下这副药就好了。他们拿着方子,千恩万谢。
  到中药房开出药拿回家,解开药包要熬时,窦志民忽然发现一味药看着特别眼熟,捏起一粒,举着看了半天,又叫来媳妇香芹看,这是咱家的南星吧?香芹说,可不就是么。他拿过药方,又仔细看了一遍,说:方子上写的是半夏呀。
  两人立刻傻了眼,这药能吃吗?
  窦志民还捧着那包药瞅,香芹一掌打翻,闷声就往外走,拎起棚子里剩下的半袋南星种子,兜底就倒进了粪坑里。  □寇建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