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

南方农村报

<< 上一版 下一版 >>

买蕉

来源:南方农村报时间:2020年06月27日版次:13
  我陪远道而来的朋友到百里外景区游玩。这里有山环水绕的大水库,还有古老而又充满传奇的寺庙。
  庙坐落半山腰,车子不能直达,要步行几百级阶梯。
  庙前的小广场有不少摆卖摊档,有卖香烛纸钱的,也有卖水果甜品的。朋友眼尖径直走向一个香蕉档。档主是个十二三岁的男孩。朋友素来喜欢香蕉,特别是带“梅花点”的,他说那蕉又甜又香,味道正宗。
  他随手提起一串香蕉,“多少钱一斤?”“三元。”男孩伸出三个手指。我轻碰一下朋友的手,示意先不要买,来个货比三家。我转身环顾,发现不远处还有一档卖香蕉的,便拉朋友快步走过去。档主是位老婆婆,硬朗,清瘦。见我们靠近,主动张开缺牙的口推销,“五元一斤,够靓香蕉。山岭黄泥地栽种,香火熏熟……”我细看,这蕉跟小男孩的无多大差别,别人才卖三元钱一斤。我再环顾四望,没发现有蕉档。朋友有点不耐烦,催我回头买小男孩的。我转身那刻,瞥见老婆婆嘴角有一丝不易觉察的蔑笑。
  于是,我们买下小男孩的四串香蕉,离去时,身后传来一句童音,“奶奶,我全卖完了,再拿些过来。”小男孩正指着老婆婆那筐香蕉。
  我们惊愕。
  我们心里不快,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原来这儿的上等香蕉才卖两元钱一斤。
  我们游完寺庙向下山的阶梯路走去。路两边见缝插针地摆着水果摊。主要是当地特产,香蕉、粉蕉、大蕉。档主见我们提着香蕉,并未主动推销。
  路的拐弯处,右边松树头一块一平方多米的地方站着一位老太太,她双眼下陷,双目失明,脚边整齐地摆放着一些香蕉。我上山时看到她拄着拐杖要往回走,可拐杖点空了。我焦急地说,慢,往里边才是路,外边危险……她连声多谢。我心里酸酸的,心想下山时帮她买些蕉。可刚才买的已经够多了……我犹豫不决时,已走过老太太的蕉档。又往前走了二十来米,我终于停下脚步,对妻子和女儿说,你看见路边失明的老太太吗?去,回头把蕉全买了,不用过秤,说多少钱照付。
  我没想到这一决定,得到了妻女赞同。请缨买蕉的女儿很快提回两串香蕉。我估计应是老太太摆卖的一半。怎么不全买呢?
  “老太太说别买那么多,吃了再买。”女儿对我的责怪有些委屈。“回头,再买。”我有些不高兴。女儿立马回头把剩下的蕉全买了,并告诉我,一位大婶帮她过秤收钱,盲太连声多谢呢。
  我们下到山下正准备开车离去。一位大婶上气不接下气地追过来,手上抱着一串香蕉。我女儿认出是刚才的大婶,我们都以为算错数了。
  怎知,大婶说:“我换了一串好蕉出来,之前把另一串以次充好卖给了你,盲太知道后,说我没良心,要我调换……”
  我说,算了,就当帮助盲太吧。大婶说,不行呀,她说了,要么换蕉,要么退钱给你……
  我同意换后,又要买回刚才那串“次品蕉”。我随手递过二十元。
  “我找钱给你!”大婶转身走入旁边的商铺。
  我快步跳上车,打着引擎开车离去。
  我从车外后视镜见到大婶一路追来,手里拿着钱挥舞。我心头一热,眼眶就溢出泪来……
□梁柏文

上一篇:半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