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

南方农村报

<< 上一版 下一版 >>

笔下秋虫似有神

来源:南方农村报时间:2021年04月08日版次:13
| 宋词小札 |
  月洗高梧,露漙幽草,宝钗楼外秋深。土花沿翠,萤火坠墙阴。静听寒声断续,微韵转、凄咽悲沉。争求侣,殷勤劝织,促破晓机心。 儿时曾记得,呼灯灌穴,敛步随音。任满身花影,犹自追寻。携向华堂戏斗,亭台小、笼巧妆金。今休说,从渠床下,凉夜伴孤吟。
  ——张镃 《满庭芳(促织儿)》
  这首词是作者同姜夔一起写的,平情而论,张镃这首词比姜夔写得好些。张词上片写景叙物,层层深人,笔触细致;下片追昔感今,发抒了人生的感慨,收结得也很自然。作者先布置一个秋夜的明净的环境。梧桐在如银的月光照射之下,仿佛是浸在水里;在幽暗中的小草,渐渐凝结了露滴。一句写夜空,一句写空庭。夜空是如此明亮,空庭则如此幽深,恰好描画出秋夜庭院的特有气氛。
  第三句的“宝钗楼”,同刘克庄《沁园春》“何处相逢?登宝钗楼”不同。这里是用“宝钗”修饰楼宇,表示它是一座华丽的楼。这句仍是继续为主题布置一个合理的环境,别无深意。“土花”句指墙脚下的苔藓之类,这些小植物沿着墙根直伸过去,成为一道翠色带子——还是在布置环境。“萤火坠墙阴”——上面已将读者的视线向下牵引,引向墙角。本来便可以引出蟋蟀了,可是作者偏要再留一笔,先写萤火,这就显得从容不迫;而且又借萤火之坠,飘出一线暗向蟋蟀过渡,更是颇有巧思的。
  “静听寒声断续,微韵转、凄咽悲沉”——正面写蟋蟀,写它的声音。“断续”“微韵”,是蟋蟀这个客观事物所具有,而“凄咽悲沉”则是人的主观感受。一客一主,恰好传达出人与蟋蟀之间的关系。可惜接下去忽然跳出“争求侣”三字,把原来作者要构造的意境打乱了。既然“凄咽悲沉”,便不是“争求侣”的声音;既然说它“争求侣”,下面又不应说它是“殷勤劝织”。“争求侣”固然是这种昆虫鸣叫的原因,而“凄咽悲沉”和“殷勤劝织”却是人对它的鸣声的主观感受。把昆虫的生理本能搅进“凄咽悲沉”的主观感受里去,便成为不伦不类的杂凑,连原来构造的意境都遭到破坏了。“促破晓机心”这句也下得草率。它意思是说,蟋蟀的鸣声在织布到晓的织女听来,就好像尽情催促她不要懒惰似的。因为古语有“促织鸣,懒妇惊”的话,所以作者随手凑合。
  《满庭芳》过片二字,一般说都应押韵。如秦观“山抹微云”过片的“销放”;苏轼“三十三年”过片的“拟拟”都是。但也有人不押韵,却连下片三字作成五字句,如张镃此词便是。下片是追忆儿时的乐趣,反衬今日情怀的落寞。人老了,旧时的兴味都已成为过去,只落得让它来伴我的孤独的吟唱了。感慨不算是太深沉,但这样的题目,也不必要求作者写出了不起的感慨。我们倒是欣赏他“呼灯灌穴,敛步随音。任满身花影,犹自追寻”几句,描写一幅儿童捕蟀图,颇为生动。小孩子的热情与天真,仿佛如在眼前。
  下面“携向华堂戏斗”三句,把当时情事又勾勒一番,使情味更为满足。最后,用“今休说,从渠床下,凉夜伴孤吟”收束,颇有人生的感慨。整个题目于是收拾干净了。
  □刘逸生

上一篇:“喜提”之“喜”有几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