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

南方农村报

<< 上一版 下一版 >>

袖珍小学折射乡村教育之痛

来源:南方农村报时间:2021年09月14日版次:02
  茂名市电白区罗坑镇良田小学位于海拔约500米的山区,这里山路崎岖交通不便,本村人调侃该校为电白“最高学府”。随着大量青壮年劳动力带着孩子走出乡村,良田小学的学生逐年减少,今年9月开学时,全校仅6名学生在读,开设学前班和二年级两个班,配4名教师。(9月11日《南方农村报》)
  广东不少农村地区存在袖珍小学,这些学校总人数不超过百人,甚至个别学校只有几个学生。前些年,广州媒体就报道过增城区正果镇的畲族小学,该校只有3个学生、5名教职工,可谓广东最袖珍的小学。袖珍小学满足了农村小孩就近入学的需求,但问题也随之而来:由于学校招生规模过小,给提升学校教学氛围的活跃度带来难度;其次,有些原来很有特色的学校,近年来由于受到规模等方面的限制,原先特色的影响力正在逐渐淡化;最后,学校依靠自身较难获得进一步提升,难以跟上区域整体教育水平的发展。
  为了应对这一问题,自2001年开始,我国开展了一场对全国农村中小学重新布局的教育改革,大量撤销农村原有的中小学,使学生集中到小部分城镇学校。这就是所谓的“撤点并校”。据统计,从1997年到2010年的14年间,全国农村小学减少302099所,占全国小学总减少量的81.3%。
  从实践情况来看,“撤点并校”有效缓解了教育资源的浪费问题,促进了教育资源的优化配置,有利于提高农村地区的办学质量。然而,其负面影响也十分突出。因为村里没了小学,大量学生要走很远的路去上学,增加了交通事故的发生几率;部分年纪很小的孩子被迫成为寄宿生,孩子的家庭教育、人格教育也面临一系列新问题,家庭教育支出也随之增加。针对这些问题,有关部门要因地制宜,根据各地情况有选择性地恢复部分村级小学。
  再穷不能穷教育,对农村孩子来说,学校是他们通往新世界、改变命运的敲门砖。而袖珍小学的存在,无疑折射出当前乡村教育的尴尬处境。与之相伴共生的,是农村留守儿童、教育经费等问题。如果这些问题不能缓解,那么袖珍小学的存在或撤并,都难改变其低质低效的窘境。试想,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孩子,未来的前景会是一片光明吗?
  2018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加强乡村小规模学校和乡镇寄宿制学校建设的指导意见》明确规定,强调学校的撤并由县级人民政府因地制宜确定。该政策的提出,为消除义务教育城乡二元结构壁垒、提高乡村教育质量、稳定乡村生源指明了方向。其实,不论在中国还是在世界,小规模学校都广泛存在,保护和发展乡村小规模学校就是维护学校的多样性,避免教育形态趋同和教育生态破坏,就是在激发教育想象力和教育创造力。
  小规模的乡村学校更接近教育本真,有利于回归教育初心,进而成为推动教育思想转型与教育行为变革的实验室。小学的规模无论大小,都不应该成为教育公平的障碍。当务之急,就是补充袖珍小学的师资力量,提高这些学校的教职工待遇,发挥乡村小规模学校的自身优势和当地特点,助推这些学校实现高质量发展,让教育均衡发展不再是纸上谈兵。
(作者杨潇,金融从业者)

下一篇:“管住黑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