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

南方农村报

<< 上一版 下一版 >>

“管住黑手”

来源:南方农村报时间:2021年09月14日版次:02
| 漫谈 |
  新闻背景:《关于建立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的意见(试行)》出台一年多来,为管住伸向孩子的“黑手”提供了有力支持。目前,民政部已将强制报告制度的落实情况作为全国未成年人保护示范建设标准之一。教育部印发的《未成年人学校保护规定》对落实强制报告制度作出规定。公安部对旅馆业经营者接待未成年人入住提出“五必须”要求,要求旅馆经营者向公安机关报告可疑情况。
  @王东丽:各部门加强协作联动,是确保强制报告制度有效执行的关键。检察院联合监委、教育、公安、卫健等部门建立了联席会议制度,明确各部门的分工、责任等,构建强制报告协作机制,这样更有利于各部门及时密切配合,提高线索发现和案件办理的效率,让强制报告制度的效果得到彰显。
  @苑宁宁:对于更好实施强制报告制度,建议在医生、社区工作者、教师等直接接触未成年人的群体中,应该进行更好的普及教育,提高他们发现线索和主动报告的能力,同时要进一步细化相关流程和标准,在全社会营造有利于制度实施的空间。
  @王学义:从检察机关办理的相关案件来看,未成年人参加黑恶势力犯罪,大多数是被成年犯罪人利用,应当重在切断“毒源”。这需要相关部门在办案时,发现问题要及早介入,高度重视,重点打击。对“毒源”越早切断,越早肃清,未成年人受害就会越浅。意见中称,对被利用的未成年人,要实行分级保护。比如,对涉罪未成年人,通过亲情会见,教育、感化,引导其认罪认罚获得从宽处理;对属于初犯、偶犯的未成年人,充分发挥不捕、不诉、刑事和解等制度机制作用等。不过,当前不容忽视的是,对于未成年人违法犯罪行为,包括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的未成年人,也必须要有真正有效的“硬手段”,而不能一味从宽,相关配套机制必须尽快完善。这个问题已经到了必须解决的时候。
  @王学钧:《意见》准确抓住了黑恶势力利用未成年人实施犯罪的“要点”。比如,利用刑法第十七条关于刑事责任年龄的规定,有意将未成年人作为黑恶势力的发展对象,以此规避刑事处罚;利用未成年人监护上的漏洞,以容留、教唆吸食毒品等方式引诱自单亲家庭、留守家庭的未成年人“入伙”,并对其实施人身控制。对诸如此类的犯罪行为,《意见》都有针对性地“从重处罚”。
  特别值得指出的是,《意见》还明确提出,对利用未成年人实施犯罪的黑恶势力首要分子、骨干成员、纠集者、主犯和直接利用的成员从重处罚,即便有自首、立功、坦白等从轻减轻情节的,一般也不予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擒贼先擒王,打蛇打七寸。这份“刚性”让惩处利用未成年人实施黑恶势力犯罪更富操作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