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

南方农村报

<< 上一版 下一版 >>

老爸摆摊

来源:南方农村报时间:2021年09月14日版次:13

  售卖农产品是农民赚钱最直接的方式。 网络图片

| 生活秀 |
  我回家探亲的第二天,老爸就去赶集摆摊了,中午带回家一个十斤重的大西瓜和二斤葡萄。老爸口口声声地说:“这是给我女儿买的,谁也不能和我女儿抢。”老爸还当我是三岁孩子呢!
  爸妈在自家院里种了一些瓜果蔬菜:核桃、无花果、丝瓜、黄瓜,苦瓜等,于是,这个夏天,老爸便多了一项活计:赶集卖菜。
  乡下的集市多,几乎每天都有集市,今天在这个村,明天在那个村。老爸每天早晨吃过早餐,就骑着脚蹬三轮车,载着满满一车蔬菜去赶集,等到中午,菜卖完了,老爸就骑着空车回来。
  老爸卖菜用的是古老的公斤秤,心算,我张罗着给他买了一台电子秤,他扔在犄角旮旯不用。我笑话老爸:“你越来越跟不上时代发展。”老爸争辩说:“我用老秤用习惯了,心算也习惯了,哪儿像你们年轻人懒得动脑筋。”老爸的脑瓜还不糊涂,但是话多,脑子转得比舌头快,我批评他多少次了,他照旧不改。
  我劝老爸:“赶集别累着,不用去别处,赶家门口的两个集就行。”老家在乡镇上,我们家门口就有两个集市,农历三八和四九,开市的日子挨着。老爸说:“累不着,我心里有数,我就当玩,散心。”
  如果说老爸赶集纯粹是为了玩,当然不现实。赶集摆摊,每天多多少少有零花钱进账,爸妈平日里就舍得花钱,不扣扣索索的。
  老爸摆摊是有历史的,记得我小时候,家里孩子多,穷得揭不开锅,老爸就经常赶集摆摊,卖家里自己养的小猪崽或自家地里种的大蒜、白菜。
  上世纪80年代的乡下,爸妈养活我们姐弟三个,供我们读书上学,很吃力,庄稼地里的收入不够养家糊口,就得多搞一些副业。老爸是个有头脑的人,老妈是个能吃苦的人,他们养猪,种菜,摆摊。
  我印象最深的是爸爸每次去赶集摆摊,总是带一个老式的书包,挎在车把上。妈妈问他:“你又不买东西,带书包干啥?”爸爸说:“万一用得着呢!”
  那时候家里没有什么像样的交通工具,只有一辆大架子车和一辆手推车。爸爸赶集通常是早上天不亮就出门了,一般过午时分才回来。听到爸爸进院子的声音,我立刻跑去开门,接过爸爸的书包。记忆中,爸爸的书包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几块点心、几个包子、几个苹果……都是爸爸带给我的礼物。
  我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一次爸爸赶集回来,没等我翻书包,他伸手从书包里拿出一件黄色的上衣和一瓶女孩子用的雪花膏递给我。我疑惑地问:“爸爸,这是给我的吗?”爸爸乐呵呵地回答:“当然,我们家还有第二个女儿吗?”我高兴地跳了起来:“爸爸万岁!”妈妈在一旁抿着嘴乐:“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你也舍得给女儿买衣服了。”
  那年月,肚子都填不饱,吃是排在首位的,爸爸经常给我买吃食,反对妈妈给我买衣服,每次妈妈给我裁剪新衣服,他总是在一旁泼冷水。长这么大,这还是我第一次收到爸爸买给我的衣服,尽管颜色不是我喜欢的。
  有一年冬天,爸爸推着手推车去临县卖蒜,那一年大蒜的行情不好,爸爸在集市上待了整整一天,一头蒜都没有卖出去。收摊回家的时候,爸爸翻遍身上所有的兜,只找出十个一分钱的硬币,凑够了一毛钱。回家的路上,爸爸在路边的商店里买了十块水果糖带给我。年幼无知的我兴高采烈地咀嚼着糖,叠着花花绿绿的糖纸,丝毫没有注意到爸爸累得虚脱的模样。
  爸爸是步行去离家五十里地的集市,又是步行回来的,早晨没来得及吃饭,中午没舍得吃饭。一毛钱,爸爸可以买个饼或买两个馒头垫垫肚子,可是他不忍心让家中的女儿眼巴巴盼回来的是失望。
  如今,我和两个弟弟已经成家立业,爸妈也退居二线,闲了下来,没想到老爸重操旧业,又开始赶集摆摊。卖了整整一个夏天的蔬菜,老爸手头便有了一些积蓄,我在家休满一周的假,返城时,老爸非要塞给我200元钱当路费。老爸大方地说:“这是爸自己挣的,你妈管不着。”我乐呵呵地收下,没有和老爸推让,也没有告诉老爸,我给他们留了2000元钱,放在他们卧室的床头柜里。
  只要父母健在,不管儿女多大多老,在父母眼里都是孩子。人到中年,还能做爸妈的小女儿,于我,于他们都是一种幸福。
  □徐俊霞
  售卖农产品是农民赚钱最直接的方式。         网络图片

上一篇:父亲的叮嘱

下一篇:甜蜜负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