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

南方农村报

<< 上一版 下一版 >>

让农民自觉、自发成为家乡建设者

华南农业大学乡村振兴研究院评估研究中心主任杨正喜:

来源:南方农村报时间:2021年11月25日版次:04

  杨正喜调研佛山市南海区大沥镇凤池社区乡村治理体系。 受访者供图

  “没有乡村的有效治理,就没有乡村的全面振兴。”华南农业大学乡村振兴研究院评估研究中心主任、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杨正喜教授在接受南方农村报记者采访时说道。
  杨正喜长期深耕乡村振兴、基层治理等研究方向,连续几年参加广东省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实绩考核第三方评估和全省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检查验收等工作,对乡村振兴相关议题掌握了鲜活的一手调研资料,并进行理论层面的研究提炼。
  结合长期以来的研究与实践,杨正喜分享了有关乡村治理的观察与思考,对乡村善治推动乡村振兴新路径提出见解。他认为,建立健全党组织领导的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关键在于农村各组织体系的共同参与、自我管理、民主议事,只有让农民自觉、自发地成为家乡建设者,乡村振兴才有内生动力。
有效治理是基石
充分发挥党建引领优势

  南方农村报:怎样理解乡村振兴与乡村治理间的内在逻辑?
  杨正喜:乡村振兴总要求是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乡村治理有效既是乡村振兴制度基石,也是乡村振兴的必然结果。当前乡村振兴最大的问题在于调动村民参与乡村振兴的积极性和内生动力。
  在调研中我发现,“干部在干、群众在看”现象普遍存在,制约了乡村振兴效果。有效乡村治理是在党的领导下,尊重广大农民意愿,通过议事协商、清单制、积分制等制度安排,让农民真正参与到乡村振兴规划、产业振兴、人居环境整治等各项工作决策和实施中来。乡村振兴不是干部振兴,只有当全体农民主体意识增强,激发乡村治理的参与活力,意识到自己在乡村振兴中的责任并且自发承担自己的责任,乡村振兴战略才能真正激发出全体农民的主动性、积极性和创造性。
  评估中心承担了农业农村部乡村治理体系试点评估工作,在广东各地发现党建引领、群众参与鲜活案例。如惠州霞角村在党组织带领下,通过党的惠民政策宣传实施、网格化管理、三工联动等,调动了群众参与积极性,推动了产业振兴、美丽宜居村建设,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
乡村治理新阶段
开创“广东模式”全国推广

  南方农村报:近年来,我国加强全国乡村治理示范村镇创建和典型案例推介,引领提升乡村治理水平。您认为乡村治理“广东模式”对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有何意义?
  杨正喜:近年来广东不断探索推进乡村治理创新,形成了佛山三水区探索“清单制”、佛山南海织密党建网络、惠州市首创“一村一法律顾问”、汕头市推行村级“五小清单”制度等一系列好的做法和经验,并在全国许多地区运用推广,形成乡村治理“广东模式”。
  以“一村一法律顾问”为例。随着农村现代化水平不断提升,群众的法治观念和民主意识不断增强,但运用法治方式解决处理问题依然有较大欠缺。
  当有问题产生、个人利益得不到维护时,很大一部分群众认为法律服务门槛高成本大,不愿求助于法律。同时受传统熟人社会的影响,“遇事找法”不如“遇事找人”的思想普遍存在。
  具有专业知识的法律顾问深入村社,一方面通过为村“两委”干部和调解员开展培训,提高他们化解矛盾纠纷的能力;另一方面,积极参与矛盾纠纷化解工作,乡村法律对村民们而言,不再是生硬难懂的条文,而是化解纠纷、维护权益的利器。让村民们无论大事小事,习惯听一听法律顾问的意见。
  乡村治理“广东模式”有助于推动党对推进乡村振兴的全面领导,“三治”结合治理体系良性运转有效提升治理效能,调动和提升广大农民群众积极性,使农民成为乡村振兴主体。
驻镇帮扶在行动
区域协调走向共同富裕

  南方农村报:广东是全国经济第一大省,但区域协调发展存在明显短板。您认为广东各地市之间应该如何实现共同富裕?
  杨正喜:区域协调发展存在明显短板,突出地表现在区域产业发展、公共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和群众收入差距等,最明显的就是GDP巨大差距,如深圳超过2.7万亿元,而最低的云浮才刚刚过1000亿元。以下三个方面,对实现共同富裕或有一定意义。一是按照“一核一带一区”区域发展格局,以粤港澳大湾区高质量发展为新引擎,带动沿海经济带东西两翼地区发展。二是引导资源向粤东西北地区流动。进一步提升欠发达地区县域功能,通过财政、投资、产业、人才等政策引导资源向这些地区流动,构建地区发展新动能。三是进一步完善帮扶和支持机制。如通过“万企兴万村”、“驻镇帮镇扶村”等帮扶和支持机制,将资金、人才和技术等要素注入这些地区,提升地区发展能力。
  南方农村报:怎样理解“驻镇帮镇扶村”这一行动?
  杨正喜:驻镇帮镇扶村是广东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帮扶行动,从过去“驻村帮扶”向“驻镇帮镇扶村”转变,意味着将帮扶对象由行政村上提到乡镇。在我国,镇既是行政结构的最基层,也是联通县和村的关键节点,只有镇域振兴,才能进一步扩展到乡村的全面振兴。驻镇帮镇扶村工作强调发挥乡镇上连县、下连村的纽带作用,增强乡镇的聚集辐射能力,提升县、镇、村协调发展的协同水平。
  具体来看,驻镇帮镇扶村工作队实施“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农村科技特派员+‘三支一扶’人员+志愿者+金融助理”组团式帮扶,能够从产业、文化、组织、人才等多方面帮助村镇确立自身优势。值得注意的是,工作队势必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够摸索出适用于各个村镇的帮扶方案,因地制宜开展帮扶工作。为尽可能缩短这段磨合期,我认为也应当对工作队提供针对性的指导、帮助,以及资源链接渠道。
  杨正喜调研佛山市南海区大沥镇凤池社区乡村治理体系。  受访者供图
分享: